无良老狗-超低产

ygo绝赞修习中

【多火】痴情

我已经不想再提示高能了

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高能_(:зゝ∠)_

(五)

时间倒回北极熊离开之前。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他?”临走前北极熊问的这句话把雷火问的愣住了。

短暂的沉默。

“……反正不是现在。”

再没有别的话了。

作为少数知道个中缘由的人,看雷火打算言止于此了,北极熊虽觉得不必如此但也不打算说更多了。既然他觉得还不行就不行吧,这种事还是得当事人来解决才行。

“真看不出来你还挺有当老妈子的潜质的。”

“啊??”

“我走啦,有事联系。”北极熊摆摆手在雷火发作之前离开了公寓,把雷火和他的质问一起抛在了身后,“说谁老妈子啊你回来说清楚?!”

一点就着,跟火药桶似的。自己当初到底是因为什么才输给这家伙的啊?乘电梯下楼的北极熊不禁回想起了自己刚见到雷火是的情景。

当时二人正是年轻气盛的年纪,他至今仍记得雷火当时的眼神,那是狮子对敌人示威的眼神,自己应该也是差不多的吧?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两个人还打起来了,幸好及时被人劝开了,不然被反映上去就不知道会怎样了。当时劝架的……有箭毒蛙,还有……那个人……

电梯门开了,北极熊走出去,刚一开楼宇门,门口站着的可怜巴巴的女孩立刻哭了起来,“师……师父……”

“真亏你能找来啊,一个人害怕了?”北极熊摸摸自家徒弟的头,他的徒弟——北极兔可着实让人头痛的不行,毕竟对于杀手来说胆子小可是个致命的弱点,而且身为女Ω,发情期也很难处理。组织刚把她送来的时候北极熊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退货!奈何组织是不会因为这点小问题就给他换人的,他也只好勉为其难的带这只小兔子了。两年下来,小兔子攻击力不见涨,倒是学会了花样走位。行,北极熊也只好满足于此,能躲避攻击活下来不也是种本事吗。

“呜呜……是有点,不是的!”

“到底有没有啊……”

“嗯……嗯……”

北极熊极有耐心的等他惊慌失措的徒弟稍微稳定情绪并组织好语言。小兔子低着脑袋憋了半天,“我……我不是因为师父不在才害怕的……”

“那是因为什么啊?”

“嗯嗯……刚、刚才我来的时候看见螳螂和人打起来了!”

如果只是普通的打架应该不会让北极兔害怕成这样的。北极熊皱眉,“然后呢?”

北极兔似乎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浑身打了个冷颤,“那个人……带来的其他的兽重伤了螳螂。”

能重伤螳螂,至少是排名前二十的杀手。不过既然能造成肉眼可见的重伤,那应该不是王蝶。“看清攻击方式了吗?”

“对不起……我一直躲在旁边,没能看清……他们带螳螂离开的时候我也没敢站出去阻止他们……”好不容易止住泪水的北极兔看起来又要哭出来了。

“好了,没事的。你做的已经很好了。”北极熊拍拍北极兔的肩膀,把人揽到自己身旁,一起走向小区外面。

这么看来很有可能是王蝶的同伙。北极熊觉得让自己头痛的事又增加了,之前自己究竟是以怎样的立场说狮子是老妈子的啊。不过居然还有同伙,之前可没听说过,他拿出手机打算直接发简讯出去。明明疯子有一个就够了,算了,整个组织正常人恐怕也不会有多少。得提醒一下他们。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手机屏幕的荧光照亮北极熊的面庞,北极兔一步不落的跟着北极熊,不时地看看周围。就警惕性来说,北极兔可是组织里数一数二的了。她扯扯北极熊的衣服,“师父……”

“怎么了?”北极熊的注意力依然在手机上,他心不在焉的回应徒弟。

北极兔四处看看,“从我们出了那个小区开始好像就有很多兽在跟着我们……”

北极熊没放下手机,而是用眼角的余光扫视四周,果然就凭气息也能感受到不止一个的兽。凭信息素显然是不靠谱的,大街上还有很多普通人的信息素混杂在一起,他是北极熊,又不是狗。好在那几个家伙跟踪的技术简直蹩脚的让人看不下去,他很快就发现了他们,他小声指示北极兔,“不要到处看,就像没发现他们一样。跟紧我,把他们甩掉。”

“嗯。”

北极熊真不愧是能和狮子齐名的杀手,三下两下就甩掉了那几个技术烂到家的家伙回到自己的据点。

真愁人,明明兽群互喰还没开始,王蝶那伙人倒像早有准备,看来日子是要越来越不好过了。他想到自己给狮子的那个暂时标记,也许这种情况下给他那个标记是对的吧。

——————————————————

“所以……你让他标记了你?”怪不得北极熊走了以后空气里也有那家伙的信息素的味道。虽然不难闻,但多杰克对这个味道怎么喜欢不起来。

“那我难道还有别的办法吗?”雷火在白板上把王蝶的相关信息都用磁铁贴好,用记号笔做上相关标注。

你可以让我……多杰克咂嘴,端起水杯把这个念头和茶水一起咽进肚子里,自己是怎么了,刚认识一天就要标记人家,难道是和螳螂呆一起时间长了变得也不要脸了?

“然后把那些事都扔掉,”雷火用笔敲敲白板,“我和你好好讲讲兽群互喰的问题。算你倒霉,刚到这里就赶上这事,而且这座城市的兽群互喰是有点和别的地方不一样的。”笔点在正中间的王蝶的图片上,“这个家伙,王蝶,是只在兽群互喰的时间点附近出现的兽,换句话说——”

“是只狩猎别的兽的兽。”

“没错。”雷火在王蝶和苏格兰牧羊犬之间划了条线,“就今天的最新消息,这个倒霉蛋,被王蝶杀死了。”

多杰克摸了摸下巴,“我见过他,实力不错。怎么死的?”

“强心苷中毒。箭毒蛙推测是口腔黏膜渗透,具体的等她消息。”雷火把笔戳在一篇报告上,“根据以前的尸检来看,王蝶的攻击方式初步推测为注射器注射或者其他方式的下毒。”没有回应。见多杰克在走神,雷火略微有些不满的敲敲白板,“喂!别走神!这可是很重要的事!稍不注意很有可能就会丢掉小命的。”

“我在想……”多杰克抬头看雷火,“你为什么这么在意王蝶。一般来说遇到这种人避开或者直接杀掉不就好了。”

这家伙,为什么每次的问题都直中红心啊。雷火这次不打算回避,“因为我和他有过节。”

“和你以前的搭档有关?”

这都猜出来了,雷火实在怀疑是否还有瞒着他那件事的必要。不行,还没到时候。雷火转身擦去记号笔的痕迹,不过这件事倒是可以说一下,“对,和我以前的搭档有关。你应该听说过他的名号——‘必中的鹰眼’”

“苍鹰?”

组织第一的狙击手,没有目标能逃过他的子弹,因此在组织内也被称作必中的鹰眼,不过听说几年前就死了。而且这个组合……组织第一的狙击手和组织第一的近战者,他难以想象怎样的家伙能把这个组合击溃。

王蝶真有那么强?

“接下来,就是重点了。”雷火也坐了下来,神色认真,“关于苍鹰是怎么被杀死的以及我如此执着于王蝶的原因。”

这也是我想知道的,多杰克想。

评论(2)
热度(6)

© 无良老狗-超低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