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老狗-超低产

ygo绝赞修习中

【多火】痴情

前文:痴情目录


(十五)

“哦。”

“哦?”要不是雷火这个人就实实在在的杵在这儿信息素的味道里还混有多杰克的檀香北极熊和格裂几乎都要以为这人被魂穿了,不过除了他们俩屋子里其他人对此并不意外。

北极兔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另说。

北极熊和格裂眼神交流一通,比起雷火平静的接受了这个消息综合雷火的为人他们的结论更倾向这个消息太过令人震惊以至于雷火精神有点失常。不是常说心伤越重的人表现越正常最后病入膏肓害人害己啊!

雷火是刚借用海小眉的诊所的浴室冲了个澡出来,头发还是湿的,多杰克递给他一条毛巾他也就顺从的接过来擦起了头发,“谢了。”

“你身体……还好吧?”

雷火笑了一声,“怎么,在床上的时候不管不顾,现在倒关心起我来了?”

这话可说的多杰克有些窘迫起来,他下意识的想要解释些什么但雷火把用完的毛巾往他怀里一按打断了他还没出口的发言,“放心吧,本大爷结实着呢,哪能就因为这个垮了,你当我这么多年怎么混的。”

于是多杰克心里那块一直毫无原因悬着的石头又没来由的落地了。他愿意相信雷火,虽然格裂告诉过他不要将自己的信任全部给予别人。格裂一看多杰克这德行就知道这坑师傅义不容辞的不孝徒把他的教诲全都扔到脑后去了,而且他也实在看不下去这对儿刚刚互定终身的狗男男在这里眉来眼去的虐狗,“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一下,”不解风情他最擅长了,尽管他是个潇洒男人,但这不妨碍他打扰别人的二人世界,“有个事我还是想确认一下。”他冲着雷火勾勾手指示意他过去。雷火刚到他身边他立马把人拽到他和北极熊中间,“是这样的,我和北极熊就是想问问——你还好吗?”

“啊?”雷火扭头把他们俩来回打量个遍,“什么好不好?”

“就是关于苍鹰的事。”北极熊万分诚恳的点点头。

“别学螳螂这套苦大仇深,不适合你。”雷火同样万分诚恳的提出自己的观点。

北极熊觉得自己真是被猪油蒙了心还来关心这个养不熟的混账大猫。

格裂无辜中箭感觉也十分不好,此次聊天体验极差。

“哈哈,开玩笑罢了,”雷火拍拍他们的肩膀,“谢啦。不过我是真的没事,毕竟不管怎么说对于组织苍鹰已经死了不是吗。”

要是你真是这种完全服从组织决定的家伙……算了。“提供苍鹰的解剖数据的是箭毒蛙吧?”格裂望向办公室的门,“会不会是她——”

“在你们俩眼皮子底下造假?是她技术太高超还是你们俩同时失明了啊,”雷火直接否决了这个想法,“怎么不说有人把你们三个都骗过去了。”

“合着你们这些男人倒是学会了趁着女孩子不在嚼舌头,”海小眉拿着当年苍鹰的尸检报告回来,“会不会太过分了点啊。”

“是格裂先开的头,和我没关系啊。”雷火率先甩锅,他摊开手一副十分无辜的样子。北极熊紧随其后,“也和我没关系,我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行啊,你们两个浓眉大眼的家伙也会在别人跟前干这种勾当了哈?!格裂表示十分痛心感觉这么多年的兄弟情都打了水漂,“合着咱们之间就是这种虚假的塑料兄弟情呗?”

经过十几年的相处已经能面不改色甚至化身戏精应对格裂的雷火十分真诚的表示:“是的,你说的没错。”

“好了搞笑情节到此为止,”和多杰克一起整理出报告的海小眉阻止了这对即将打起来的冤家对头,“在你们把我的诊所拆了之前先谈谈正事?”

 

“说再多的都没用,因为有作假前提,软体组织的检验结果现在基本都可以作废,所以我单独拿出骨骼检查和牙齿对比报告和你们说一下,”海小眉将报告单递给他们,“首先是通过耻骨联合面推测出的死者年龄和苍鹰本人相差无几,除此之外死者身高体重也与苍鹰本人基本吻合,头骨无整容手术痕迹,全身骨骼无任何病变,除了一点,那是大约五年前苍鹰在执行某项任务时肩部中枪,这个狮子知道的吧?在锁骨上发现了闭合生长的痕迹,这点和他本人的情况也是吻合的。”

这个雷火确实是知道的,那天苍鹰接下组织独自派给他的任务,似乎是抹杀内部的叛逃分子,因为这个任务苍鹰外出了一个月左右,最后他十分狼狈的带着很重的伤回来,肩上的枪伤很重却包扎得十分潦草,血染红了包裹住伤口的衣服,血根本就没止住,倒不如说他压根就没做应急处理,天知道这个人是怎么撑回来的,他刚一推开门就浑身是血的栽倒在雷火身上,实在是吓了他一跳。

不小心被算计了而已,小枫安慰他的苍白笑容至今他还能清晰的回想起来,任务已经完成了。现在想起来那笑容似乎不只是安慰他而已,为了掩盖什么吗?

“接下来是牙齿,从报告上看牙齿的龋齿情况也是和本人一样的,牙齿填充物与之前的补牙留下的记录一致。”

虽然报告上的字密密麻麻但海小眉已经把重点都画了出来,基本和她所口述的内容一字不差。

“从报告上来看死者就是苍鹰本人没错才对,”雷火将报告传给北极熊,北极熊直接扔给北极兔了,小兔子试着仔细阅读这份远超她的知识量的报告却可悲的发现每个字她都认识可排在一起就读不懂了,“进行尸检的时候也有其他人在场,说明箭毒蛙你也是被骗的一方吗?”

多杰克感觉再想下去就要超出科学的范围了,他曾从书上读到过种种原始部落的奇异巫术,以及各种远古文明运用种种奇花异草所达成的所谓“神迹”,还有那些类似于电影中的科幻情节的催眠和暗示。等等,催眠和暗示……

“我记得——”他缓缓开口道,“组织中是不是有靠催眠和暗示执行任务的兽?”这只是个猜想,因此他说的很小心。

“有是有的,”雷火回答了他的问题,但他好像很不愿意提起这个人一样语速明显快于他平时说话,“和上次救了螳螂的雪獒一组。”

“琴鸟吗,是个怪人。”北极熊简洁的给出自己的评价。

本来组织里就没正常人吧。

“如果要找琴鸟的话我觉得还是尽量早点比较好,”格裂看了看手机,距兽群互喰宣布开始已经过了近四个小时,现在正是新仇旧恨一起找上门的麻烦时期,搞不好还没等他们找到琴鸟对方就已经翘辫子了,“虽然有雪獒在但总归撑不了多长时间。”

格裂说得没错,现在琴鸟和雪獒正身陷被追杀的危机之中。

远离繁华的商业街的地方,银色的月光就是这片古旧的居民区唯一的光源,因此那些被建筑遮挡而产生的阴影仿佛黑洞一般会将人吸入并带来死亡,四周一片死寂,夜晚的冷气不间断的刺在皮肤上,但这些雪獒都感觉不到,她背着琴鸟沿着月光照亮的小路急速前行,她们尽量远离这些瘆人的阴影区域,但暗箭终究难防,刀刃反射的亮光闪入雪獒的眼睛,她抽出小刀勉强防住这攻击并马上格挡开,因为还背着琴鸟她没有予以敌人追击,她小心的放下琴鸟护在身后,举起小刀指向眼前的阴影处,“出来吧,还是说你想一直躲到天亮?”

最先出现在光亮下的是那把带有锯齿的刀,之后是厚底的皮靴,风衣下摆,白色衬衫,最后是她的面容。

“抱歉,虽然我并不记恨上次在和你的对峙中处于下风,但这次我有要务在身,”鳄鱼同样举起手中的刀,“就劳烦二位丧命于此吧。”

 

评论(4)

© 无良老狗-超低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