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老狗-超低产

ygo绝赞修习中

【雷安】文综办公室里的日常

关于老师

“是真的哦,”凯莉一边吃着零食一边和罗德胡侃,“我在大学刚看到雷狮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是隔壁科大闲的没事儿来师大玩的呢。”

“哈哈哈哈哈哈,然后呢?”罗德迫不及待的希望知道下文。

“我问他:‘你是和社团一起来的科大学生吧,怎么不和你同学一起?’结果这家伙就一副很生气的样子吼我,‘你眼睛是不是瞎啊,怎么看出来我是科大学生的?!’”

“不是吧雷狮,”雷德笑得肚子痛,很是艰难的转向旁边的雷狮,“干嘛这样对女孩子?”

“我才没那个闲工夫怜香惜玉。”雷狮头也不抬的回答。

“我以星月魔女的名义断言,雷狮将来一定找不到女朋友。”

“星月魔女?”雷德一副知道什么的样子大声喊了出来,但他的身影马上又消失在书堆后面。

嗯哼~凯莉小姐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哦。之后凯莉立刻拿出手机开始飞速打字。

安莉洁放下笔伸了个懒腰加入了谈话,“确实雷狮看起来不像是当老师的人呢。”

“怎么,难道我看起来不像勤奋的祖国园丁吗?”

“祖国园丁……我看你像祖国花园的纵火犯。”

嘉德罗斯发动闪避雷狮未能击中目标。

“所以呢,雷狮为什么会成为老师呢?”

雷狮的手停止打字,开始和自己的同事们回忆起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那时候雷狮作为任意妄为的典型代表自然引得诸多老师不满,然而偏偏此人成绩不错,老师也不好刁难这位有钱有势的优秀学生。直到雷狮毕业回学校填报志愿,忍受了雷狮三年欺压的老师才终于找到了反击的机会。

雷狮摊手,“你们也都想到了,那个时候是老师帮忙填志愿,然后……”

“她故意把你志愿填成了师大?!”

“是啊,可是那时候已经没辙了。复读是不可能复读的,我也就只好将就着去读师大了。嘛,师大也不错,考了教师资格证也不愁没饭吃就是了。”

“所以你就这么忍着了?”安迷修难以置信的看着雷狮,果然,雷狮下句话就是“当然忍也是不可能忍的”,他反倒笑了出来,果然是我认识的雷狮。

“我爹托关系让她去偏远山区支教去了,我想想多少年来着,八年?”

“官僚主义的恶果!”雷德做作的指指点点。

“招不怕烂,好用就行。”

后来办公室里的政治老师们在谴责中国的官僚主义时这个案例就喜闻乐见的成了他们的鞭尸对象。

 

这天安迷修早上起来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太对劲。

但并没有太大影响。他虽然有些不好的预感但还是像往常一样吃完早餐下楼骑着自行车去上班了。

结果这个预感就在他上课的时候应验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盛行主张国家干预经济,也就是凯恩斯主义经济理论……”他正要举手写板书,这时一阵眩晕袭来,他急忙扶住黑板稳住身形,他晃了晃脑袋,但这没能赶走眩晕反而加重了症状,他再也支撑不住“扑通”一声跪倒在讲台上,耳鸣也同时出现,尖锐的嗡鸣和学生们的喊声混杂在一起,然后一同远离了他。

他再次醒来时已经在医院的病房里,床边坐着雷狮。

“咦?雷狮……”

“醒了?”雷狮合上书,看了看他的输液瓶,“等下我去找护士给你拔针。”

窗外天色已晚,安迷修揉了揉还在疼痛的太阳穴,我睡了多久?他拿起桌子上的手机,已经傍晚了?不过这个手机……

雷狮带着护士推门而入,他急忙把手机放回桌子。

摸着手上的胶布,他问雷狮,“我怎么了?”

雷狮一脸不爽的回他,“怎么回事你心里没数?”

啊,事已至此安迷修多少想到了些,大概是低血压的老毛病又犯了。他忽然想起自己当时还在上课,“对了,学生们怎么样了?”

“还能怎样,看你突然倒了,那群小东西都吓得不轻。明天记得给我们班把那节课补回来啊。”虽然说得轻描淡写,但实际上金飞奔上来把他拽到班级时看到艾比正在照顾的已经不省人事的安迷修他自己也吓得够呛,差点连急救电话都没想起来。当然这件事谁都不知道,他在学生眼里还是可靠冷静的班主任。

“呃,抱歉。”

“和我抱歉有什么用,以后照顾好你自己你个傻帽老师。”雷狮站起身,“还晕吗,能走吗?”

“可以了。”

“你的袋子在我车里,我把你的书和手机都装里了。走吧,我送你回家。”

虽然雷狮一直骑摩托上下班但实际上他也是有轿车的人啊,安迷修虽然早就知道但今天实际看到又是另一码事了。

都是班主任兼年组长为什么贫富差距还是这么大?!

就在安迷修还在感慨社会贫富分化愈发严重时雷狮冷不防的问他一嘴,“安迷修,你要不要以后和我一起住?”

“哦……啊?啊?住哪?”

“和我合租一套房子,”雷狮停下车子回头看他,“房租对半劈。”

“你还需要别人和你分摊房租?”

“你就说愿不愿意吧。”

有人愿意给自己减少支出怎么会不乐意?“可以是可以……”但因为是你所以我想再考虑一下,然而他后半句话还没说出口雷狮直接拉开车门,“那就下车吧,从今天开始。”

一句你他妈梗在安迷修喉咙里半天没出来,最后变成了“有钱人难道就能为所欲为吗?!”

“呵,你说呢。”


评论(2)
热度(44)

© 无良老狗-超低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