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老狗-超低产

ygo绝赞修习中

【雷安】文综办公室里的日常

校园,实打实的是中国高中背景,目的带各位回忆那段高中岁月(不)

因为各地高中貌似有些许不同,这里我以我的高中为原型了。


开学

    恐怖灾难片“开学”将陆续于全国上映,敬请期待。

可不就是恐怖灾难片吗,雷狮手指一动将那条微博翻了上去。

“喂,雷狮,时间快到了。”安迷修在门口敲了敲门。

“啊,就来。”雷狮从桌面拿起笔记本将手机揣进口袋起身走向门外。

这里是凹凸高中,作为市内重点高中,我们要讲述的——当然不是它那些说不完的历史成绩。我们要讲的是这个校园中某文综办公室的故事。文综办公室,顾名思义,政史地组老师共用的办公室。虽然这么说起来人很多的样子,实际上全部加起来也只有九个人而已。而且因为本来文科班少,班主任中还有教别的科目的,所以在这九人中就只有两位班主任:雷狮,地理组组长教师,凹凸中学高级教师。安迷修,历史组组长教师,凹凸中学高级教师。

这是军训刚结束后的某一天。

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同办公室的历史老师凯莉如此对雷狮说到。

“嘉德罗斯能力更大他怎么就不是班主任?”

凯莉只好悄咪咪和雷狮咬耳朵,“学校暂时放过他说明以后要给他……”雷狮马上一副“懂了”的样子点点头。

正说着,嘉德罗斯推门进来,“你们俩又背着我讲我坏话了?”

“哪能啊,要说还不当着你的面说。”

“雷狮你是不是存心找打?说,你们班学生开学第二天就咒我秃头是不是你教的?”

“什么,真的吗?这帮小玩意儿真是我亲学生今天给他们少留点作业哈哈哈哈!”

“组长!组长冷静一下!外面还有学生看着呢!”

感谢雷德,嘉德罗斯人民教师的形象总算是没有毁于一旦。凯莉倒是有些失望,她手机的摄像机都开好了。

“我回来啦!”安莉洁提着一个塑料袋回来了,“天气有些热,我买了些雪糕一起来吃吧。”

在愉快的分完雪糕后在袋子里还剩了两个。

“只有安迷修不在,怎么会剩两个?”凯莉撕开雪糕的包装,看着那两个雪糕。

“因为买十个好算账啊。”

真是个安莉洁的选择……凯莉一边舔着雪糕一边看着自己有点小迷糊的同事,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报告!”

“进来。啊,是金啊。”

金是凯莉教的班上历史成绩看起来还不错的学生,现在是凯莉的课代表。“老师,您的书我给您送来了。”

凯莉伸手接过金手中的书和笔记本,将一张纸递给金,“谢谢啦,这个是今天的作业,你们班还没买打印机吧?”

“嗯,今天我们班主任还提起这件事来着。”

“除了练习册上的习题,让他们把纸上的题记下去,我明天要收。”

“好,我知道了。那老师再见。”

“等等,”凯莉叫住正要转身离开的金,一手捞过桌子上的袋子,从里面捡出一只雪糕,“不能让你白跑一趟,正好安莉洁老师多买了一支,这个给你。”

“诶,给我吗?”金接过雪糕,“谢谢老师!”

“走吧。”

吃完雪糕的安莉洁夹起刘海,搬了张椅子坐到凯莉身旁,“凯莉看起来好像很喜欢那孩子呢。”

“谁会不喜欢聪明学生。”

“哪个班的聪明学生也让我认识认识?”

“啊安迷修老师你回来啦?”安莉洁将那支雪糕放到对面安迷修的桌子上,“我买了雪糕,快吃吧,等一会儿化了。”

“谢谢,我不客气了。”

“那小子哪里聪明了,”雷狮正好批到金的小测卷子,刚才走的时候还刻意无视掉了自己的视线,我说怎么回事,合着原来是因为心虚,“哪有昨天刚讲完的知识点今天就只对一个的。”

“那我管不着,我又不教地理。”

“文理分科他要是选文最好别让他落我手里,不然我迟早要让他把整本书塞进脑袋里!”

嘉德罗斯翻着课本装腔作势的说:“雷狮组长真的很严格呢。”

“笔记一人背不下来全班罚写的政治老师有什么资格说我。”

那之后不久凹凸高中的高一年级终于迎来了文理分科。场面一度十分混乱,操场的讲台下是一群乱糟糟的,议论纷纷的学生,大家看着讲台上五个或许将是自己的班主任的老师,内心多少都有些不安,啊其中两个好像还满脸不高兴。

“我赌安迷修班里男生不超过十个。”

“那我赌雷狮班里男生只有五个!”

银爵揉了揉眉心,“你们赌这些有意思吗?”

“这不是挺有意思的吗,”鬼狐天冲饶有兴致的看着下面的学生们,“而且他们又不是一回两回了,比这更无聊的都赌过,反倒显的现在更有趣些。”

银爵没法想象比这更无聊的赌约会是什么样,他摇了摇头索性转移了话题,“学校今年怎么会让你来带文科班?”

“这我就不知道了。”正说着鬼狐天冲的班级已经分好,他挥了挥手带着自己的班级离开了。

最后只剩下安迷修和雷狮的班还没分完,而目前所剩的男生人数已经寥寥无几。

最终分班结果以雷狮班13人安迷修班上6人的收场。

“我不服!这里是不是有黑幕啊?!”

“什么黑幕除开原班的剩下的人数分配都是随机的。承认吧你就是幸运e没有赌运,哈哈,自习课记得回来替我扫办公室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听完这件事凯莉几乎笑得要背过气去,“安迷修同志,我看你平常也没多点儿背,就连当初分班也没分到差班,怎么一扯上雷狮就幸运值直接跌出字母表了啊?”

“可能我们就是八字不合,五行缺友情吧,注定当不了好伙伴了,抬下脚。”

凯莉乖乖抬脚,“那可不大好,你们除了自己班还要教对方班呢。”

“唉,我和他这是什么孽缘啊。”

“缘,果真妙不可言~”

“别说风凉话了,我看你也没好哪去,你不是要带鬼狐那班?”

将卷子和书装进袋子,凯莉背上挎包,一脸任重而道远的无奈,“这都是为了学生啊,安迷修老师。”

安迷修却噗嗤一声笑出来,“就你皮,要走快走,安莉洁还等着你呢吧。”

 

放学的铃声响了起来,学生们鱼贯而出,而安迷修先回了办公室。

果然,雷狮也在。

“你还是骑自行车回去?”雷狮问道。

“不然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哪来的钱换车。”而且我家又不远。

“我送你?”

“别了,坐你那摩托我还不如稳稳当当的骑我的自行车。”

“就你那大二八还好意思拎出来,真怕你骑着骑着半道解体妨碍交通。”

“你懂个屁,虽然这车是老了点但还是很结实的,再说——”安迷修看向门口,雷狮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卡米尔正站在门口。

“卡米尔?你爸妈今天没来接你吗?”

“……他们今天有事,让我先来找你。”

雷狮走过去摸了摸卡米尔的头,“他们搞什么,也不通知我一声。那安迷修,我先送卡米尔回去了。你和你那辆古董可都小心点儿。”

“你闭嘴直接走就行别说这些多余的话了!”


评论
热度(30)

© 无良老狗-超低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