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老狗-超低产

部分内容已404 not found

【雷安】罗马心中

*是年下

*角斗士pa,虽然已经查过诸多资料使设定尽量符合史实,但倘若仍存在纰漏也仍欢迎各位指正。


(二)

“呜呃!”雷狮被人提起领子恶狠狠的扔到墙角。

自从被卖进角斗场,他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多少次,他被一群因战争而收进角斗场成为奴隶的家伙围殴,双拳难敌四手,这种情况角斗场的管理士兵似乎也并不想掺和进一群猛兽相互撕咬的可怕局面。

“多少也该懂点事儿了吧?”领头的人撸起袖子,露出肌肉虬结的臂膀,虽然雷狮从不懈怠自己的锻炼但相比之下他那胳膊仍像是可怜的小树枝。

“半句话不说就用拳头招呼上来你让我懂些什么,还是说……”他撑着墙壁尽力站起身,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在这里待时间长了你的智慧已经不足以支撑你进行口头解释了?”

很好,这句话惹恼了角斗士,“好啊。”他举起拳头正要挥过来,但这时有人阻止了他。

“这是在干什么?”

围起来的人们为来人让出一个口子供他走过来,这是个雷狮熟悉得不能在熟悉的人。有些过长的头发在脑后束起,右颊多出一条伤疤,但是那双绿的眼睛倒是还和记忆中一样。

“真是令人吃惊,你竟然会出现在这里,安迷修。”

“这话应该我说,你这又是怎么回事?”安迷修环视周围,当他的视线对上那个领头的,那人低下头,“将军……”

“虽然对方确实是罗马贵族,但就此乘人之危不是一个高尚的不列颠战士该做的。”

“……抱歉。”

他拍了下对方的肩,“无论何时不要忘记曾经的荣耀,走吧。”

人们渐渐散去,最后这里只剩下了雷狮和安迷修。

“多管闲事。”雷狮正想走开却被安迷修拽住了手臂,他不耐烦的回头看向这个他曾经的对手,“干嘛?”

“不想和我谈谈吗?”

他甩开安迷修的手,“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

“就算我能教你在这里活下去?”

雷狮停住脚步,挠了挠后脑勺,像跳舞似的又转回来,满脸无可奈何,“好吧,请问前·不列颠行省将军安迷修有什么见解?”

 

“……我对你的遭遇表示万分同情。”

“我给你讲这个事不是为了让你同情我的,将军阁下。”

“好的。所以现在的问题是你需要在这里活到一个月以后和皇帝决斗。”

“是啊,是你说教我怎么在这里活下去我才在这里和你废话的。”

“对,当然。在这里活下去看起来不容易但说起来其实也很简单,”安迷修长长的呼出口气,“忍耐。”

“什么?”

“首先,”他举起一根手指,“你觉得这里的伙食怎么样?”

一提起这个,那清汤寡水只有大麦和豆子的餐食浮现在雷狮的脑海中,他立刻翻了个白眼,语气也嫌弃无比,“连块肉都没有。”

“这是当然的,”安迷修顶着雷狮“这还是人过的生活吗”的眼神继续说道,“给角斗士吃的只有这种东西。”

雷狮无言以对,他抹了下脸,“然后呢?”

他竖起第二根手指,“第二是每天的高强度训练,你进来多少天了?”

“三……天了吧。”

“我看你适应的还不错,而且你的格斗技巧我亲眼见识过,这一点我也不担心。”

“除了那个猪食一样的饭没有别的了?”

竟然说是猪食一样的……安迷修无奈扶额,“剩下的一点,你要学会依靠你的同伴。”

“同伴?”

“嗯,你也看出来了吧,角斗士之间会结成团体。”

啊,是因为这个……回想起那些人总是成群结队的来找茬,雷狮也总算明白了个中缘由,“那些人都是不列颠人?”

“是的,虽然来到这里的时间不同,有的人一开始并不相识,但大家还是团结在了一起。”

看安迷修没有再讲下去的意思,雷狮不禁询问他,“这就完了?”

“明天会有一次角斗表演,具体的就等到那时候再说吧,有些东西要用实例来讲才会更明白吧?”

“是你不会讲吧?”

“呃……这个……”安迷修略显尴尬的干咳一声,“咳,我先走了,明天见。”

 

不过安迷修说的也确实是个问题,同伴……要尽快在这里结成自己的势力才行啊。


评论
热度(5)

© 无良老狗-超低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