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老狗-超低产

部分内容已404 not found

【凹凸】罗马心中

角斗士pa

像个斗士一样讴歌自由,战斗吧!死去吧!成为大角斗场中的一抹鲜血吧!

(一)

劳烦暂且驻足观赏!在这里哲学家们那套追寻人类真理的言论已然毫无意义,有的只有斗争,鲜血,死亡!在这里的生物已经不能称之为“人”,只是像野兽那样相互厮杀供人取乐,这就是——角斗士。

欢迎光临!此处即是,象征着整个帝国的繁荣的——大角斗场!

 

高高的围墙下,角斗场中的几匹灰狼龇着牙,它们在场地中游走着,滴着唾液的长嘴中不时传出令人不安的低吼,四周围观的人群传来的强烈的人的气味加剧了它们的狂暴,连续几天的饥饿让它们迫不及待的希望进食,然而在这里,这不过是引燃角斗场中人们的情绪的要素之一罢了。

“不由分说就要以这种形式处死自己的两个弟弟也实在太过残忍,”刚登上皇位不久的新皇*站在看台上,十几米的看台下就是游荡的狼匹,“不如我就先暂且饶过你们中的一个。”

但实际上,只要事实成立,无论处死一个还是两个人皇帝的名声都会因此一落千丈。

真是个愚不可及的蠢货,雷狮的双手被反缚在身后被士兵按着肩膀跪在一旁,同样的还有他身旁的卡米尔。

“如果你真的还有你那所谓的仁慈的话就不该处死我们中的任何一个。”虽然紧皱眉头,咬着牙说出这句话,但卡米尔仍尽量维持着平静的语调。

“呵,真不愧是你啊,你就是靠着这张能说会道的嘴给雷狮出了不少主意吧,”皇帝抓着卡米尔的头发迫使他仰起头来,“你就和那些讨厌的学者一样,几句诡辩就能煽动人心。我倒要看看等会儿那群畜生要咬破你的喉咙时你这点小聪明能不能救得了你。”

“等等!”雷狮突然喝止皇帝的动作,“到目前为止我和卡米尔还没有听过元老院的决议,只要元老院……”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皇帝摆了摆手,一名侍从端着盛放着用染血的白布罩着的物体的托盘走了过来,皇帝走过去掀开遮挡着的白布,元老院第一元老那染血的头颅显露出来,惊恐与憎恨凝滞在死者的脸庞上,尚未合上的失去焦距的双眼还凝结着他的这份情感。

“你……竟然……”雷狮记得这位第一元老,他曾是他和卡米尔的老师,他无法忘记这位和蔼的老人的教诲,他曾自认为不会为任何人产生任何破绽,但在看见老师的头颅的此刻,他忍受着巨大的痛苦般咬住下唇直到鲜血溢出,他说不出话,若不是士兵按着他,他的双手还被束缚着,这紧绷着的身躯定会如同猛兽般扑上前去将这个人撕碎吧。

“大哥!”卡米尔大声唤回雷狮的理智,雷狮脸上的愤怒渐渐变成茫然的悲哀,“……你相信我吗?”

“这是什么蠢话,”他摇了摇头,“我当然一直都相信你。”

“我也……一直都很相信大哥,”泪水从卡米尔的脸庞滑落,“所以您,先皇的三皇子,帝国真正的皇帝,而我,您的谋士在此以臣子的身份向您呈上我的谏言——”

“请您——活下去然后夺回一切吧。”

这是卡米尔站上围墙边缘坠落下去前最后的话语。

少年的身躯向后倒去,从高高的围墙上坠落,最终在地面绽放出鲜红的花。血腥味不可避免的引来了饿狼,灰狼们先是嗅着味道,在其中一匹的牙齿刺进它们的猎物的脖颈,轻而易举的咬断了那纤细的脖子之后狼群不可遏制的一拥而上将少年撕扯成了碎片。

雷狮的头磕在墙上慢慢又跪倒在地,他哭不出来,他只是茫然的看着地面,等到“卡米尔已经死了”这件事终于在他脑中渐渐成型,他的心仿佛也已经被痛苦撕裂,皇帝正饶有兴趣的看着斗兽场内的狼匹们争夺仅剩的那几块碎肉,好像刚才掉进去的并不是人而只不过是个无足轻重,只为博得万人喝彩的要与狼群相搏的动物一样。

“我——定将取下你那头颅,将你碎尸万段!”

“好啊,不过你就先在兽群里挣扎着活下去吧,”皇帝向士兵吩咐道,“将他卖进角斗场。雷狮,我会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之后你要是还活着,我或许会给你个和我决斗的机会。”

 

这就是这位皇子失去一切的开始。

*:此处新皇即为雷王星太子

评论(1)
热度(7)

© 无良老狗-超低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