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老狗-超低产

ygo绝赞修习中

【布安】国王的献身

送给小狐的生贺,昨天就写好了,在重新检查后对一些句子稍作了改动。

是FGOpa,前面会有两人的详细卡面设定

通篇下来有点像凹凸go布伦达的幕间物语……

所以其实是布哥的宝具加强本剧情??【你在说什么

这里提前祝小狐生快! @宵狐画不出东西 


五星从者

Ruler

布伦达

基础ATK:1704  灵基四阶段解放ATK:11083

基础HP:2086  灵基四阶段解放HP:14228

 

保有技能:无穷的历练 A  赋予自身每回合星获得状态(3回合)

          电气释放 A 己方单体NP大幅增加&负面效果:低概率赋予灼伤(3回合)

          绝对公正裁决 A+++  赋予敌方单体行动不能状态(1回合)&自身Art指令卡性能提升(3回合)&赋予自身必中状态(1回合)

 

职阶技能:对魔力 EX  自身弱体状态耐性提升

 

宝具:雷神之锤 Art

与caster截然不同的宝具,比起破坏更加注重带来的后果,也就是对破坏规矩与公正这个信条的人的惩罚。

阶级:A+

种类:对军宝具

解除敌方全体强化状态&对敌方发动强力攻击&赋予敌方全体攻击力降低状态(3回合)

 

指令卡:2Art2Buster1Quick

 

四星从者

Ruler

安迷修

基础ATK 1284  灵基四阶段解放 ATK 9503

基础HP 2304  灵基四阶段解放 HP 15398

 

保有技能:魔术 B  自身Art指令卡性能大幅提升(1回合)

          真名识破 A  敌方从者宝具威力大幅下降 (1回合)

          圣骑士审判 A  赋予自身必中状态(1回合)&一定概率赋予敌方单体行动不能状态(1回合)&敌方全体蓄气值减少一格

 

职阶技能:对魔力 EX  自身弱体耐性提升

 

宝具:骑士不灭之荣光 Art

      守护的誓言,必胜的决心,永不低垂的剑刃,这就是,这名一无所有的骑士的全部,赌上一切,愿骑士的荣光永不消亡。

      阶级:A  

      种类:结界宝具

赋予己方全体无敌状态(1回合)&己方全体弱体耐性提升(3回合)&己方全体防御力提升(3回合)&回复一定量HP&负面效果:HP减少&一定概率赋予自身眩晕状态(3回合)

 

指令卡:3Art 1Buster 1Quick


国王的献身


这是一位奉行绝对公正的国王的故事。

或许这是过于理想化而无法实现的愿望,但不知是何种信念支撑他毕生都在实践这个信条。

即使他因此被送上断头台,他也只是对曾是他忠实的臣民这样说道——

你们只是做了正确的事情而已,无须自责。如果这样对你们来说是公正的话,就尽管拿走我的头颅吧。

当高台上的刀刃落下,世界归于沉寂。

 

“啊,我的家乡?”

安迷修点点头,“虽然知道布伦达是另一个世界的雷狮,但是我对布伦达那边的世界也完全不了解啊。”

“应该没什么差别。你上次去雷王星的特异点时有什么感受?”

他回想了下在雷王星的所见所闻,“怎么说呢,那里的人都十分热情,但也非常好斗。国家相对来说也很繁荣。”

“那么我那边差不多也就是这个样子,”布伦达眨了下眼睛,“唯一不同的应该就是你和我吧。”

“你那边也有……‘我’?你们相遇了?”

“嗯,相遇了。但是也并不像你和那家伙的关系这么复杂。”

“因为你比雷狮好说话吧。我真怀疑他每个职阶都有狂化属性。”

“哈哈,那家伙只是想随心所欲罢了。”

“这点上来看你们也是完全不一样呢,明明是不同世界的同一人?”

“因为我接受了‘王’的命运,”布伦达笑着说,“我在游历各国后回到雷王星继承了王位。”

安迷修有一瞬间突然全身惊惧起来,尽管如此他还是继续询问道:“那后来呢?”

“时代变革,王朝衰落,我被推上了断头台。”他的语气听起来像是自嘲,“就下场来说我和他倒是一样的呢。”

“这也是王的命运?”

布伦达摇了摇头,“这是时代的审判。新时代来临时,旧时代理应有人成为衰落的证明。”

“那个人必须是你吗?”

“我是国家领袖,我的死对渴望变革的民众来说就是时代的公正。”

安迷修回味着他的这段话,“我好像有些明白你为什么会以ruler的职阶现界了。”

“不过后世总是会有人认为我心存遗憾或是留恋,这种误会真是让人火大。”

“毕竟你去世的时候还很年轻吧?”

“大概是三十岁左右,虽然在站上刑场的一瞬间不能说完全没有任何恐惧,但我的内心确实没有丝毫的悔意。我的一生已经可以就这样结束,我确实为了我的信念而死。这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毫无后悔的人生……安迷修躺在床上,在saber的灵基上重新构建起来的我(ruler)也是这样的吗?

带着这样的疑问安迷修渐渐合上眼睛。

“御主!安迷修!快起来!”

安迷修猛地睁开眼睛,眼前却是陌生的天花板,这里是一处完全陌生的场景,华丽的摆设,柔软的床铺,厚实艳丽的窗帘,桌上的花朵争相怒放。毫无疑问,这里不是迦勒底中他的卧室。

他坐起身,床边是神色焦急的布伦达,“布伦达?这里是哪?”

“雷王星,我的宫殿。”

“什——?”这可不只是特异点的问题了,甚至已经到了另一个世界了啊!“迦勒底呢?”

“联系不上。”

这种怪异的感觉,他打量着布伦达,突然开口道,“布伦达,你试试灵体化?”

虽然感到奇怪但布伦达也试了一下,然而——

“不行,看样子是被迫受肉了啊。”

安迷修咬着指甲,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要是迦勒底发现我们突然消失会想办法的。问题是,既然这里是你的宫殿,那应该是你生前的某一年吧。”

“不,恐怕没这么简单。”布伦达打开窗户,窗外是平静美丽的皇家花园,单是这样什么都看不出来,“我们去街里看看。任何情报从市民中获得是最直接准确的。”

他们离开皇宫前往城市街区,一路上士兵侍女佣人都向他们问好,可安迷修却注意到布伦达一直眉头紧锁。这里毕竟是他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大概是察觉到了什么我没有察觉到的事情吧。

布伦达做了简易的变装,他们分头行动去打探消息。正午十二点时他们在皇宫门口集合。

“如何,御主,打听到了什么东西了吗?”

“嗯,现在应该还是你执政的时期,似乎没有发生政变一类的事情。”

“那可真是有意思了,”布伦达的神色愈发凝重起来,“我所打听到的现在的年份可是我被处刑三年以后了啊。”

“三年……本应结束起义和政变没有发生?这应该已经过了特异点的时间点了啊。”

“而且最不对劲的是,”布伦达回望通往街区的道路,“过于平和了。”

“平和?”

“当然我并没有爱好争斗的癖好,但这个国家这段时间可不是这种平和的状态啊。”

“那果然是有人在背后操纵这些……”

“御主,”布伦达看向他,“接下来我要说一下我的猜测。我们很有可能是被赋予了。”

“赋予?”

“被赋予了这样那样的角色。幕后黑手有既定的剧本,这里很有可能他通过某种力量特意呈现给我们的‘舞台’。要说能构建如此庞大的地点的力量——”

“圣杯吗?”

“恐怕是的。”

“这样的话这里就已经是足以匹敌特异点的时空扭曲,可只靠我们可以完成时代修正吗?”

“不行也要试一试,”他向安迷修伸出手,“现在这里只有我们。”

 

从他们意识到有人用圣杯作祟后皇宫里的士兵和佣人接二连三的化成怪物袭来。

因为我们已经发现了真相所以也不打算隐藏起来了吗?“布伦达,敌人恐怕就在王座之上吧。”

“说的没错,用ruler的权限探测也是同样的结果,”他走在安迷修前面,“魔力量够吗?”

安迷修知道他在问宝具的事,毕竟现在雷狮·lily不在,想要减小伤害只能靠他自己,因此他必须随时保证宝具可以发动。

看他点了头,布伦达也就无所顾忌的抬脚踹开了王座之间的大门,“好了,装神弄鬼的家伙,幕后黑手的工作结束了。”

“嗯,你说的没错,结束了。”坐在王座上的人起身走下台阶,“这次为你准备的剧目你还喜欢吗,国王陛下?”

“说实话因为太过玄幻了其实我还一点实感都没有呢,安迷修。”

安迷修闻声看向前方,然后在那里他看见了他自己……不,应该就是布伦达之前提过的这个世界的他,安迷修使用了真名识破,对方的信息闪入他的脑海,居然是……avenger吗?

“那边的ruler,看够了吗?”avenger拔出剑,“两个ruler对一个avenger,虽然胜负是已经确定的事,但你们两个可不能掉以轻心哦。”

“多谢提醒,”布伦达的身周聚集起劈啪作响的雷电,“正如那家伙所说,那可是个实力不在我之下的avenger,打起精神来,御主!”

“了解!”

“好了,这次就来痛快的一决胜负吧,等你倒在地上的时候就让你把这恶作剧的原委说个明白!”

“等你先赢了再说吧!”avenger提剑向他刺来,布伦达堪堪躲过那袭来的利刃并握紧巨锤挥去。

“布伦达,可以发动宝具吗?”

布伦达身周的雷电忽然以及其浩大的声势向周围扩散开,“随时可以,就等你的一句话了。”

“你以为我会让你们得逞?”avenger的身周同样出现席卷而来的飓风,然而就在这宝具即将发动之际他的脚下忽然出现了十字架盾牌纹样的魔法阵。

“圣骑士审判,”这是安迷修身为ruler被赋予的技能,“只能坚持一阵子,上吧布伦达!就用这一招定胜负!”

如果caster雷狮的宝具是招来天罚般的落雷,那布伦达的宝具就是宛若将自身化为了雷电,就像化身为了一道闪电,布伦达向avenger冲了过去,“雷神——之锤!!”

在刺眼的雷光过后,avenger的身影摇晃了一下,随后倒在地上。

“呼,一如既往地难搞啊。说吧,这出闹剧是为了什么。”

avenger的目光只是看着王座之间高高的穹顶,“只是不甘心罢了。”

“不甘心?”

“为了证明你是错的啊,布伦达。你那不是什么为了公正献身,只是白白的浪费了自己的生命罢了。”

“为了证明就算我没有献上自己的生命这个国家也会获得公正的幸福吗?可那又怎样呢,只要真正的人类史没有对这予以否定我的选择即意味着正确。”

“就算如此我也是绝不会退步的……你错了啊,布伦达。”

“这样啊,到头来我们还是互不相让啊。”

avenger不再和他说话,只是“咻咻”的喘着气,“那边的,另一个世界的我。”

“我在。”安迷修在他身旁半跪下来。

“你应该也知道这家伙就是个死脑筋,关键时刻可不能由着他胡来。”avenger闭上眼睛,“我消失后,拿上圣杯你们就可以离开了。”

这个偏执狂就拜托你了。

 

返回迦勒底后虽然安迷修被秋捉住训了一顿,但因为平安无事所以也没有再延伸出什么事情来。只是那之后他和布伦达的关系有了些变化。

究竟是什么变化他说不上来,但肯定和那个已经消失的骑士有关吧。

 

这是一位奉行绝对公正的国王的故事,但其背后也隐藏着一位想要全力否定这位国王的骑士的故事。

正确也好,错误也好。历史正在前行,对,没错,这就是时代的公正性,不因为什么人而停滞,也不因为什么人而烧却,错误的就去否定,正确的就去继承。

这样就行了。

安迷修从布伦达身旁走过时听见他小声地说了句:“果然还是有些不一样啊……”

他有些疑惑的回头看他,可他只是摆了摆手,接着和lily们打闹去了。

不一样……吗?安迷修没来由的松了口气,抱着文件继续向管制室走去。


评论
热度(51)
  1. 宵狐无良老狗-超低产 转载了此文字
    狗哥的这个布安真的好吃炸了你们快看啊呜呜呜呜呜呜呜!!!!!!!我永远喜欢狗哥!!!!!!!!话说你...

© 无良老狗-超低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