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老狗-超低产

ygo绝赞修习中

【雷安】人皮灯蛾

忍受着燃烧生命的痛苦,带着思念,一切烟消云散。

(下)

路森缓缓合上安迷修的日记本,但他还没有完全合上本子便从他手中滑落掉在地上,日记本中夹着的照片也就随之散落一地,可他完全也没有去捡拾起来的意思,只是颓然的靠在椅背上,没有开灯的昏暗房间内,他的脸隐没在浓重的夜色中。

 

深埋在人皮下的灯蛾,终有一天——

 

突然他不可遏制的大笑起来,歇斯底里,疯狂而又撕心裂肺,他像个失去了一切希望的重病患者,发狂般的一把扫掉桌子上所有的东西,在剧烈的物品砸到地上的声响后是他绝望的笑声。

 

——无法抗拒光的诱惑,鲜血淋漓的挣扎而出——

 

片刻后,笑声渐渐停息,转为了小声的啜泣,他捂着脸,泪水从指缝淌出小颗的砸到地上,最后终于成了痛彻心扉的哭喊,“啊……啊啊……啊——!!”他失去了所有力气,跌坐在地上。

 

——最后,那深深的期望不过是引火自焚罢了。

 

雷狮有一阵子没见到路森了,不过他也没太放在心上,局里暂时保存的安迷修的遗物已经全部被取走了,大概是在忙安迷修的葬礼吧。最终安迷修的死以心脏病突发致死的结论草草收场,就算雷狮再怎么抗议,他也只不过是个法医,没有决定案件结论的权利。安迷修家中没有其他人的指纹和其他人的痕迹,也没人愿意在这个费力不讨好的案件上浪费力气。

真是草率的结局,连带着安迷修的一生,简直糟透了。

有时候雷狮也会想起路森说过的话。

为什么非得是他这样人要承受一切不幸。

雷狮也会思考这个问题,不是有句话说好人活不久,祸害遗千年。看看安迷修一辈子,艺术生涯失败透顶,生活贫困潦倒,身体健康也差到不忍直视。这种人生放到别人身上或许都会觉得简直难以忍受,或者干脆抑郁缠身干脆自杀一了百了,可安迷修在这点上就很不一样了。他有那个信念和执念,他要活下去,生活一定是有着希望的,未来一定是美好的。

呵,白痴,谁给你的自信啊。

“那还用说,”安迷修抱住他,“当然是你啦,嗯——当然还有我弟弟……”

你就是为了你弟弟才决定要成为画家的吧?

“嗯,他不得不遵从父母的意愿去念了医科大学,但是他是想成为画家的,而且他也说让我不要放弃,”安迷修眨了眨眼睛,“既然我有个这么忠实的粉丝,我怎么能轻易放弃。”

那场对话后来怎么样了雷狮已经记不起来了,但是安迷修的笑容一直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互相是对方梦想的映照……吗?真不愧是亲兄弟啊。路森有什么资格说安迷修是个傻子,他自己不也是。

几天后,他收到路森的消息去参加安迷修的葬礼。

该说多亏路森混的不错,安迷修这个不知名的小艺术家的葬礼也不至于过于惨淡。整个葬礼过程中路森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太好,看起来似乎还有透支的趋势。雷狮正打算过后问候一下时,他的手机传来了消息提示的震动。是路森的短信:结束后能在墓地稍微等下吗?

雷狮虽然对这个请求感到奇怪但也答应了下来。

最后安迷修的墓前只剩下了他们二人。

“有什么事吗?”

“虽然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你,但是现在说出来也已经无所谓了,”路森如释重负般的呼出一口气,“是我动的手。”

这话听起来就像送安迷修出了个远门一样,纵使是雷狮也是一时之间无从开口,“……你用了奎尼丁一类的药物?”

“虽然药效发作的慢了点不过还算顺利。”

他早就该想到的。

路森是胸外科主刀大夫怎么会不知道伪造心脏病突发情况,更何况是在死者患有先天性房隔缺损及并发症的情况下。

“……为什么?”

“我说过吧,”路森红了眼眶,但还是勉强着笑出来,“我已经受够了,为什么他在遭受了那样的痛苦后还要强迫自己笑出来,处于那样的命运中还要总是怀揣着不可能的希望,为什么不去诅咒,不去憎恨呢?”

“我也说过了安迷修的人生该怎样不是你能决定的!”雷狮拽过路森的领子,“你以为他是为了什么才要坚持到现在的!你才是,他的努力,他的坚持都没有意义了!”

“为了什么……哈,难道你就自以为比我知道很多吗?”

腹部传来金属的冰冷,继而是蔓延开的疼痛,腥甜的血液涌出喉头自嘴角缓慢滴下,“咳!”雷狮低头,自己的腹部正插着一把刀子。路森拔出刀子一把推倒雷狮,自己坐到雷狮身上掐住雷狮的脖子。

“你以为……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吗?!都是你——他才这样勉强自己,强迫自己过着这种没意义的生活,像个苦行僧一样……这个世界才不需要他这样的圣人!”路森的泪水止不住的滴下,脸上满是痛苦和不甘,“要是没有你……要是没有你!!”

“你只是……在骗你自己……”雷狮使劲抓着路森的手试图将它们从自己的脖子上掰开,“你也看过……他的日记了吧?你怎么会不知道……”

路森低下头,刘海挡住了他的脸导致雷狮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掐在自己脖子上的手却在渐渐松开。

“自欺欺人?”路森突然抬头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啊,不过是自欺欺人,就像灯蛾投入火焰自以为能获得光明那样,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他的动作太快,快到雷狮没来的及阻止他,刀子已经插进了他的颈动脉。

“现在,就让我的光将我燃尽吧——”

 

一个月后雷狮出院,出院后他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买了两束花,而后去了公墓。

路森被葬在安迷修旁边,雷狮分别将两束花放在两个墓碑前。

他们都以为对方是自己的光,结果在追逐的过程中也将自己生命燃烧殆尽。

雷狮扔掉已经燃尽的烟头。

一对傻瓜。

评论(1)
热度(44)

© 无良老狗-超低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