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老狗-超低产

部分内容已404 not found

【雷安】 人皮灯蛾

将最深的期望剥离, 只会得到一副伤痕累累的身躯。


(中)

——无法抗拒光的诱惑,鲜血淋漓的挣扎而出——

 

路森邀请雷狮晚上六点在他家共进晚餐。

雷狮看了眼发过来的地址,是靠近市中心的一处高档小区。看起来这位的生活比起他哥可滋润多了。雷狮打算按时赴约,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位安迷修的弟弟一定会告诉他一些他想知道的事情。

现在他站在路森家的门口,门是虚掩的,他推开门,装修精致的客厅出现在他眼中。审美也比他哥好不少。雷狮换了鞋,路森从厨房探出头来,“不好意思请先随便坐坐,饭马上就做好了。”

四菜一汤被端上餐桌,还不错,而且——雷狮扫了一眼,都是安迷修的拿手菜。“虽然可能不如我哥哥做的那么好吃,但我自认为还是拿的出手的。”路森忙完从厨房出来拉开椅子在餐桌旁坐下。

“安迷修教的?”

“不是,是我在他做饭的时候自己看着学的,”路森帮雷狮盛饭,“他哪肯教我这个,他更希望我学好习能有个好生活。”

“你现在看起来生活不错。做什么工作的?”

“医生。我现在就职于市中心医院胸外科。”

“呵,我是干法医的,这样我们也算半个同事了。”

“我哥哥经常和我提起你,他说你任性又孩子气还不如我这个弟弟让他省心。”

“说我不让人省心,他自己又好到哪去,十八线艺术家,连自己都养不起。”

路森喝汤时不着痕迹的抬眼瞪了他一眼,“是吗。说起来上午的时候都没能仔细问问,我哥的死因已经有结果了吗?”

因为对方也是医学专业,这让雷狮的讲解也容易许多,“还没有做过毒物检测,目前单凭脏器切片和血管解剖暂时判断为突发性心脏病。”

“这样……”

“可是安迷修并没有心脏病史,”雷狮放下碗筷,“你又那么笃定他是自杀,可以和我讲讲吗?”

“你能比我更直接的看见他的心脏,你应该看见了吧?”

“先天性房隔缺损?”

“虽然小时候并没有给生活造成什么麻烦,但是这病不就是这样,随着年龄的增长病症越来越严重。”

“但是我认识他这五年没听说过他曾服用异丙肾上腺素或是阿托品一类的药物。”

“你以为他买的起?”

“那也不可能一点外在症状都没有,这五年他的生活和一个正常人没什么区别。”

“和一个正常人没区别?”路森突然把碗摔到桌子上,“你一天和他在一起才多长时间,你知道他发病的时候是怎样的吗?!”

这一下确实让雷狮愣了一下,但他不怒反笑,“既然他不想让我知道,那我又该怎么做?你和我都应该清楚,他到底是怎样的人。”

 眼下这饭是吃不下去了,真相也不可能就凭这场不愉快的谈话全部揭露出来,还是得我自己去找啊。看着脸上满是愤怒和不甘的路森雷狮也不打算接着自讨没趣的呆下去了,看得出来,从刚一见面这位安迷修的弟弟就没对自己抱有什么好感。他拿起外套,“看来再谈下去对我们都不好,不如今天就到这,冷静冷静我们再见面吧。”

雷狮穿好鞋站在门口手刚放在门把手上,路森开口问他:“我什么时候能去取回我哥的遗物?”

“这不是归我管的,不过我那里还有他的一些东西,你可以先去我那里取。”

“稍等一下。”

路森快速收拾了餐桌,回卧室拿了外套,“走吧,麻烦你了。”

卡米尔没想到路森会跟着雷狮下来,他看了路森几眼不知道自家大哥让这个人到家里去是打得什么算盘。

一路上三人一言不发,车里的气氛诡异的沉默着直到到雷狮家楼下。

“要上楼吗?”

“嗯。”

雷狮家里很整洁,但是也看得出这打扫是安迷修做的,家具上到处都贴了提示,大抵是些不让雷狮干这干那的唠叨话。

“这个是他……和我的房间。衣柜里有他的衣服,床头那个本子是他的日记本,他的画架和别的绘画工具在阳台。”

“你就这么放心让我这个陌生人进你的家?”

“如果安迷修信任你那我也信任你。”

“抱歉刚才在我家是我太冲动了。”

“既然现在冷静下来了我们再谈谈?”

“……好。”

雷狮给他倒了杯牛奶,这能让他的情绪更好的镇定下来。

“谢谢,”路森接过牛奶,“你应该知道的,我哥他……并不是那么出名的画家,可这行又不是那么好混。”

“嗯,要不是图便宜哪会有人租个几乎都要跑到郊区的房子。”说着雷狮端起杯子喝了口咖啡。

“说来也是我的错,那天我和他见面……说了些过分的话,之后我甩门走了,没想到当天晚上就接到了电话……”路森捂着头,看起来追悔莫及。

“所以你觉得各种打击下安迷修病发身亡或是采取其他方法自杀而亡?”

“恐怕是的。”

雷狮长出一口气,“如果你是担心这个大可放下心。那家伙是不可能自杀的,他也没脆弱到别人激他几句就犯了心脏病的程度。”

“这算什么,安慰我吗?”

“因为我了解他,他要是就因为和你,他的亲弟弟吵了几句就领便当那他认识我的第一天恐怕就活不下去了。”

半是调侃的语调让路森不禁笑了出来。

“而且,他和你我不一样。他无论遭遇了什么困难都不会轻易放弃,在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他的生活比现在还要困难,那个时候他都挺过来了,这样的人怎么会自杀。”

路森的表情缓和了许多,“你说的对,他应该不是那么容易就放弃希望的人。”可越是这样越是让人替他感到悲哀。“不管你是安慰我还是这就是事实,谢谢你。”路森喝光杯子里最后一口牛奶。

最终他没有带走安迷修的任何一样东西,“那是属于他和你的东西,你自己留着吧。”

雷狮没告诉路森的是下午毒物检测的申请就批了下来,大约明天就能出结果。托这位好弟弟的福,得知了安迷修的先天性房隔缺损因为没有做手术进行相应的治疗近几年呈逐渐恶化的趋势。如果是这样那突发性心脏病猝死倒也不是没有可能,但如果不是——

 

那之后他们一直都保持着联系,因为职业相近他们也能有许多共同话题,以前安迷修都禁止他在吃饭的时候谈论工作或是医学相关的事情,但如果谈话对象也是个医生就可以肆无忌惮的谈论这些话题。他们像相见恨晚的一对朋友,和安迷修不同的是路森更多的是自由和一些常人看起来有些“疯狂”的想法,但在雷狮看来这才是一个人应有的样子。

“你比安迷修更适合做画家啊。”

“但成为医生是他的梦想,而且我也想成为医生然后为他治病。”

“所以你才做了胸外科的医生?”

“嗯。可现在已经没机会了,”路森看着自己的掌心咬着牙说,“不能医治自己想医治的人,我就算成为了多么厉害的大夫又能怎样。”

“那就想想别的出路不就好了,反正你也不是那种多有医德的大夫,这么下去你要是那天犯事了我可没法和你哥交代。”

“哈,是啊,我本来对救死扶伤也没多大兴趣。”

每次想起父母因为钱而拒绝给安迷修治病的情景他都恨得牙根痒痒,他并非那么道德高尚的人,他只是万千自私的人中的一个,他只想让安迷修幸福的活下去,像他那么好的人他值得去拥有世间的一切幸福。

“雷狮,你说为什么非得是他那样好的人去承受一切不幸呢?”

“是吗,你这样认为,可他自己不觉得自己不幸。”

“因为他就是个傻子。”

“这点我倒是同意你,那家伙确实就是个白痴。”

路森看着雷狮,安迷修给自己戴了过多的枷锁,换取了他的自由的未来,可他的心底还是羡慕安迷修。

他究竟羡慕哥哥的什么呢?

他的善良,他的平易近人,他的温柔吗?可这些没能让他获得他应有的一切,那自己究竟在渴望获得安迷修拥有的什么呢?

真是奇怪。

不久,安迷修尸体的毒物检测结果出来了。雷狮捏着那纸张,纸张上白纸黑字的列着一条条结果,已经戒烟的雷狮在吸烟区点燃了一根香烟。

检查结束了,路森领回了安迷修的尸体送到殡仪馆。

“葬礼什么时候举行?”

“就这几天吧。”

“真是辛苦你了。”

“多亏你帮忙,还好吧。”

“这个给你。”

路森认出了这个本子,这是那天在雷狮家雷狮指给他看的安迷修的日记本。“你哥哥的生活你有权拥有他。”

 

可雷狮没想到这个日记本成了一切失控的钥匙。

 

路森翻开日记本,日记本上的第一句话:路森,不要只注视着我,看着你自己,你是最应该拥有自己的生活的人。

 

我最亲爱的弟弟,我比任何人都爱你,你就是我的希望。

 

评论(1)
热度(31)

© 无良老狗-超低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