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老狗-超低产

部分内容已404 not found

【雷安】人皮灯蛾

*本文中黑安的名字用了拉丁语名字路森(Lucien),意思是光明,真理。

(上)

即使深藏于人皮之下,但终有一天——

 

刚在外面吃完宵夜的雷狮坐在路边的长椅上等着卡米尔来接他,他刚喝了酒,驾照已经在被吊销的边缘哪敢再酒驾回家。旁边的路灯上一只灯蛾围着路灯飞来飞去,不时地发出微弱的撞在玻璃上的声响。

真蠢。

雷狮盯着那可怜的小虫看了一会儿,又无聊的低头去看手机,结果手机上的东西更无聊,都是千篇一律的各种娱乐八卦。这个时间安迷修应该已经睡了吧……

在确定了关系之后他们因为工作关系不能经常见面,所以当他们不能一起吃饭时安迷修都会给雷狮打电话或者发短信提醒他按时吃饭。可是今天怎么没有来电话呢?结果就是他把手头的资料都处理完以后发现都已经是晚上八九点钟了,而一般这个时间安迷修也会发短信提醒他晚上吃宵夜不要多吃。

那家伙今天怎么回事?完全没考虑到现在给一个他明明知道已经睡着的人打电话造成的麻烦,他直接翻出那人的电话号点了拨号。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干嘛啊他?就算不想过也太突然了吧。

他想得太认真以至于手机铃声响起来的时候他吓得差点没把手机扔出去,看都不看来电显示他就接起电话,“喂,谁啊?”

“老大,是我,帕洛斯。”

“帕洛斯?这么晚给我打电话干嘛?”

“卡米尔临时有事,让我来接你。你现在在哪?”

“临时有事?有什么事?”

“可能是局里有什么事吧,我先去找你吧。”

另一边在案发现场,卡米尔举着相机拍照留证,取证工作已经做得差不多了,他看着相机屏幕中的死者,不禁皱起了眉头。

“卡米尔,我那边也差不多了,”佩利摘下手套,“通知雷狮老大了吗?”

“还不着急。”

“可是尸体送回局里以后马上要验尸的吧?”

“你先去查找死者信息然后通知死者家属,大哥那边我会联系的。”

这让我该怎么告诉他。卡米尔把相机关机,转身跟着佩利离开了这里。

 

结果雷狮接到消息的时间也并没有晚多少,他甚至连家门都还没进成,格瑞一个电话干脆利落的把他弄来加班了。

“既然有案子直说不就好了,我又没醉到连走都走不了。”雷狮打开验尸间的门,装尸体的袋子正放在验尸台上,他走过去拉开袋子拉链,然而在尸体的脸露出来的一瞬间他整个人都僵在原地无法动弹。卡米尔低头看向一边,“死者……安迷修。已经联系过家属,可以验尸。”

雷狮双手撑在验尸台上,身体摇晃一下,卡米尔伸手想要扶他,“大哥……”

“先把尸体从袋里搬出来吧。我去一下厕所。”

他扯下手术服和帽子从验尸房冲出来,大脑一片空白的走进卫生间。他怀疑酒精的作用还没有完全消退,不然怎么会有安迷修已经死了这么可笑的事。他拧开水龙头接了一捧水泼到脸上,镜子里是满是水珠的湿漉漉的脸庞。他哭不出来。即使心痛的如同千刀万剐一般他的痛楚也无从宣泄。除了卡米尔,没人知道他和安迷修的关系,没有人理解他的痛苦、他的悲伤从何而来。

但是也正因如此,他拍了下自己的脸,我才更要找出真相。

他回到验尸间,安迷修的尸体已经躺在了验尸台上。刚才由于难以置信和恐惧导致了手足无措,但是现在他重整心情,他必须好好地注视自己爱人的尸体。

好好看着我。

在每次他心烦意乱时安迷修都会这样对他说。

是啊,我要好好地看着你。这次你会告诉我什么?

就尸体外表来看没有明显外伤,也没有淤青,唯一的伤疤是腹部右下方一处细小的疤痕,那是前年安迷修动阑尾炎手术留下的疤痕,而尸体低位区有尸斑,且在搬运过程中又形成了新的尸斑,那现在距死亡时间至少已经有了3、4个小时但不超过8个小时。他用了少许缩瞳剂而瞳孔仍有反应,看来死亡时间大概是下午六、七点钟。他又仔细检查了头皮,也没有淤伤、血肿或是撕裂伤,看来安迷修在死前没有经历过什么激烈打斗。那这么说死因是在内部了。

他看了看安迷修的嘴唇,除了死者特有的皱缩在他的嘴角还有些许唾液干涸的痕迹。颈部没有勒痕,颈椎没有移位,可以排除勒颈导致窒息。

那现在应该打开这具尸体了,他拿起手边的手术刀,手指从安迷修的下颌开始抚过已经完全失去温度的皮肤。

像以前那样,将你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吧。

直到黎明的阳光刺破浓重的夜幕他才和卡米尔从验尸房出来。

可恶,早知道这样昨天晚上不喝酒了。他晃了晃昏昏沉沉的脑袋,推开了办公室的门,这下惊醒了正在办公室里打盹的佩利,“哇啊是谁?!哦……是……是……哈啊……是老大啊……”

“佩利,没回家啊?”

“还不是格瑞那家伙,非得让我今天就把现场报告赶出来。”

“那还真是辛苦你了,”雷狮摆了下手,卡米尔把自己手写的验尸记录放到佩利面前,“那我这份也拜托你了。”

“啊……好。”已经无数次“帮助”雷狮负担了额外的劳动的佩利终于又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充当了雷狮的免费劳动力。

“大哥,要现在回家吗?”

“就算我想回恐怕暂时也回不了,”他刚说完格瑞推门而入,“你看。”

格瑞眼底发红,头发因为没有带发带披散着,看来也是在局里熬了个通宵。“验完了?”

“嗯,”雷狮拿起桌上的记录,“因为无明显外伤和骨折关节错位等外部特征,口鼻中没有异物堵塞,可排除暴力工具打击和机械性窒息致死,初步解剖冠状动脉和大脑动脉有血栓堵塞,似乎可以推测死因是突发性心脏病——”

“但是?”

“对,从帕洛斯发回的死者病历来看他根本就没有心脏病相关病史,所以死因恐怕没有肉眼看起来那么简单。”

“不瞒你说,死者家里干净得不得了,完全不像有什么人进入过的样子。”

安迷修家?

“他家在哪?”

“靠近郊区的xx小区。”

果然是那里。可是安迷修已经近半年都是住在自己家没有回过那里,怎么昨天突然回去了?

“我想等一下回家歇一歇,尸体已经放进冷柜里了。”

“恐怕还不行,等一下死者家属要来,你是负责法医,你总得露个脸给人家一个结果吧”

雷狮翻了白眼,“好吧。”

他只好在吃了顿简单的早餐后学佩利盖着外套坐在椅子上打个盹。不知道睡了多久卡米尔叫醒了他,“大哥,死者家属来了。”

他揉了揉眼睛,抓了两下头发,到洗手间洗了把脸,回来套上白色褂子,跟着卡米尔到见面室见死者家属。

死者家属……安迷修的双亲已经不在人世了,那应该就是他提过的——

“你好,你就是雷狮先生吧。”

虽然他有过心理准备,但他们之间的相似度——简直一模一样,让他几乎产生了安迷修还活着的错觉。

“我是安迷修的弟弟,路森。”

是的,安迷修曾和他提过他有一个弟弟。

不,仔细一看还是很不一样的,最不一样的应该就是笑容。安迷修脸上的是更加真诚容易让人感到热情的笑容,但他的弟弟,却不仅没有真诚反倒更多的是藏起来的威胁,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那眼神中似乎还有几分敌意。呵,看起来不像他的傻哥哥,倒有点像我。

“你好,对,我就是雷狮。”

“我哥哥常和我提起你。”

“寒暄就免了,我们还是第一次见面。你还需要认认你哥的尸体吗?”

“如果可以的话?”

“这边。”

在停尸间,雷狮拉开放着安迷修的尸体的冷柜,“就是这个。”

路森走近低头看着安迷修,“啊,确实是安迷修,确实是我哥哥……”

“他真的……死了啊……”他的肩膀开始颤抖,声音开始哽咽。

雷狮看着似乎正在哭泣的路森不知该说什么好。

“请问什么时候能允许我取走我哥哥的尸体送去殡仪馆火化呢?”

“可能还要些时间,因为我们还没有确定死者具体的死因。”

“难道不是自杀吗?”

“自杀?不可能。”

“您为什么会认为不是自杀呢?”

“你又为什么会认为是自杀呢?”

两人之间的气氛瞬间紧张起来,但马上路森开口缓解了尴尬紧张的氛围,“抱歉,是我太激动了,”他递给雷狮一张名片,“如果有时间的话不知道今天晚上我们能不能一起吃顿饭呢?”

雷狮接过他的名片转手就扔进了垃圾桶,“你明明有我的手机号吧在这和我装什么生人。”

路森愣了一下,脸上的笑容马上变得危险而又嘲讽,“哈哈,这不是怕雷大少爷贵人多忘事不记得吗。那您今晚就等我电话好了,可一定要赴约啊。”

路森走了后雷狮啐了一口,爪子不是很锋利吗,装什么兔子。

                                                                            To be continued…

————————————————————————

写在后面: 

F/G因为剧情构想出现了bug只好都删除回炉重造了,(虽然说那么大的工程我也不一定会更完就是了) 但是正所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你脸呢)就写了这个。至于凹凸go就看缘分吧。如果没时间再开连载到时候就给大家放凹凸go的从者设定好了。

评论(2)
热度(35)

© 无良老狗-超低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