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老狗-超低产

ygo绝赞修习中

【雷安】花魁道中

本次更新后花魁道中将会暂时停更进行剧情整顿。

谢谢大家理解支持。

之后(大概)会开一个新坑(因为这个非洲人又特么赌输了)

那么,大家有缘迦勒底再见咯。


无梦

如果就算做梦也不能缓解现实中的伤痛那么是不是一开始就不要做那些不切实际的梦比较好?

满身伤痕的安迷修被绑着躺在禁闭室里想。

理所当然的,他和雷狮的逃跑计划最终以失败告终。

十几岁的少年终究斗不过老谋深算的吉原的那些人。秘密部队,呵,吉原也真舍得投入那么多在这样一个弹丸之地布下这样一层监视。用那些游女赚来的钱来监视这些人,这样的行径也着实超出了他们的想像。果然,还是太过天真了。可是已经没有下次的机会来反省了。

他们本来计划在午夜的钟声后混在离开吉原的客人中走出吉原的大门,而整个吉原只有这一个大门。午夜时分,那是大门通过的人最多的时候。况且两个孩子混在人群中也并不容易被发现,只要小心一点应该就没问题。事后再想想这个计划也是有过分的想当然的成分,以至于在大街上突然被人拦下并被围追堵截的时候两个人一时之间都陷入了手足无措,那如果当时能尽快冷静下来两个人躲起来想办法……也不行,不知道街上吉原的人究竟有多少,无论人数还是力量都处于下风。分头行动也许是个不错的办法,可是这个想法还没来得及实施他们就已经被一群人包围。虽然两个人或多或少都学过一点武技,但这已经毫无意义,他们很快就被制服并扭送了回去。

“就算我已经告诉过你们逃出去根本是不可能的也想试试吗?”丹尼尔磕掉烟斗里的烟灰,“不过这也在我的预料之中。看到你们的时候我就想到迟早会有这么一天。”

“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天还让我们跑出去?”

“只是需要一个例子而已,毕竟想逃出去的可不止你们。现在用你们给那些孩子提个醒,告诉他们趁早打消逃出去的念头,这可比我一遍遍地告诉他们有用多了。”

安迷修的心渐渐沉下来,自己和雷狮费尽心机在吉原也只不过是被利用的一环,从头到尾在他们眼里这种用尽手段的姿态也只是像跳梁小丑一样可笑吧。

“那之后你又会对我们做什么呢,”安迷修问道,“当众展示吉原那些处理的手段?”

“怎么会,只是起个警示的作用罢了。所以,你们两个人,哪个人是主谋?”

无人应答。

“总不可能是你们同时想出了这个办法吧。放心我只会对主谋当众做一点小小的处罚。”

凭着直觉二人都觉得他们面临的绝不可能只是如同丹尼尔所说的“一点小小的处罚”。

雷狮用眼角的余光扫了眼安迷修,把安迷修推出去当替罪羊是个不错的主意,而且这个不会说话的家伙多半也说不过自己,但雷狮也也不是那种让别人顶罪自己苟且留存下来的人,如果不是这点最后的自尊他也不会流落到吉原来。那么,要承认吗?

可是没有等雷狮开口承认,安迷修先开口说:“是我。”

这次轮到雷狮震惊了,可难以置信逐渐退去后剩下的全是愤怒。

“安迷修你什么意思?!你以为我雷狮……”

“主动承认了吗,真是个好孩子啊。”

“不是……”

“就先去院子里等我吧。”

“等等!安迷修你给我……”

门轻声关上了。

“丹尼尔!”

“知道我为什么让安迷修先走吗?”

“那你为什么不听我说话?”

“你以为我不知道出主意的究竟是谁吗?”

雷狮愣了一下,想到安迷修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突然意识到也许自己将要面临比安迷修糟得多的情况。

“那代理楼主阁下要对我这个‘真凶’做些什么呢?”

丹尼尔一副思考的样子,“我记得你好像说过吉原的人是用身体来勾引客人……”他看向雷狮,“……之类的话吧?”

雷狮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既然你那么想出去,就让我们提前一点怎么样?知道吗,在吉原想要接客都要先在身上刺下一种特殊的刺青,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刺上去的。”

“就先从这个开始吧?”

 

安迷修的处罚以三十下竹鞭和禁食一天结束了,他不知道最后雷狮怎么样了,他只希望这样能让丹尼尔放过雷狮,如果不是自己想要逃出去而再去询问雷狮,估计事态也不会变成这样吧?也许雷狮不会接受,但他想不了更多了,大概就像雷狮说的自己就是个头脑简单的笨蛋吧。

现在他被绑着扔在阴暗的禁闭室里,稍微一动都会牵动后背上被竹鞭抽过的地方,疼得他几乎呼吸都要止住。

现在的痛是让你好好记住,身体记东西可比脑子快多了。

竹鞭落在背上,带来了撕裂般的剧痛。他跪伏在地上,看不见周围人的样子,他想听清周围人的话语,想借此分散精神减轻疼痛,可他的耳边只有竹鞭划破空气的“咻咻”的声音。好不容易挨完了鞭打,他松了力气向一边倾倒在地上,没等他把气喘匀,就有人把他扛到肩上把他运到了那个不见天日的房间,将他的手脚都捆了起来。

其实根本就多此一举,安迷修想。

没有光线,没有时钟,这个房间仿佛被时间遗忘了,他没法计算时间,只能无助的等待那扇门什么时候打开。可是等待的尽头似乎只有绝望,黑暗中他的意志似乎在逐渐的土崩瓦解。在他几乎要失去意识的时候,门开了条缝。光透进来,他挣扎着试图起身,但从门缝中探出头的是一个他几乎没什么印象的孩子。

“嘘——”那少年竖起手指示意安迷修不要发声,“我是金,雷狮托我来帮忙照顾一下你。”虽然态度很差就是了。这句话还是被金咽进了肚子。他四下瞅了瞅,看周围没有人,他快速将一碟饭团送了进来,“你先吃着,等一会儿会有人来把这个碟子收走的。”

显然金根本没有考虑到安迷修怎么把饭团吃到嘴里的问题。但对于安迷修来说总比什么都没有好。忍着疼痛,他用力挪动着,挣扎着靠近那个小小的碟子。双手都被捆起来,而在饥饿的重压下吃相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他狼吞虎咽的将那三个饭团咽进肚子,这点东西多少让他饥饿的肠胃好受了点。雷狮让他来的,看来雷狮还不是那么没良心,,可他没有亲自来,难道丹尼尔还是对他做了什么吗?胡思乱想了一番后,门再次打开,而这次出现的人正是那个他一直想着的人。

“雷狮?”

“啊,是我。”雷狮伸手抹去安迷修嘴角的饭粒,“看得出来吃相够差的。”

可是安迷修没有那个心思去应付雷狮的调笑,“你是不是……”

“想揍你一顿?是啊,突然整这事我巴不得打你一顿好出出气。”雷狮拿起地上的瓷碟,“可是已经没有机会了。”

“什么?”

“再见了,安迷修。”

当安迷修再次见到雷狮已经是几年后他刺上刺青坐在栅栏后等待被指名接客的时候了。


评论(4)
热度(18)

© 无良老狗-超低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