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老狗-超低产

ygo绝赞修习中

【接文第一棒】就算是无可救药的人渣也能够被原谅吗

目前唯一明确的cp是雷安

大部分设定灵感来自漫画《木偶代码》

欢迎去看漫画,虽然只是个不是很出名的短篇漫画。

第一次参加接文,总觉得丢给后面人的坑好多啊,但是我竟然一点都不愧疚??也许写这篇文的我才是个人渣??


就算是无可救药的人渣也能够被原谅吗

安迷修,看似普通的小市民,在城市的一隅经营着一家咖啡店。位置偏僻,加上店面也不是很大,种种原因造成了这家小店门可罗雀的状况。收入不算太客观,然而安迷修还是很满足于这种有些清净的氛围的。但这一天,这家小小的,几乎不为人所知的店子,陆续来了几个人,这让冷清的店子一下子热闹起来。

“到啦,安迷修的店就是这儿吧?”金说着推开了门,门上的铃铛也因此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正在吧台后坐着的安迷修站起身,“金?来得好早啊。”

“嗯,格瑞他们等会儿就到了。”金找到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不过是真的了?你不去上大学了?”

“是啊。这家店得有人管啊。”安迷修拿着菜单放到金的面前。

“啊对哦,这家店……”

铃声又响了起来,“不好意思,打扰了……”

“紫堂!我还想着要不要去接你呢!”金向紫堂幻挥了挥手。

“你才是呢,路痴还好意思说别人?”紫堂走过来坐到金的旁边,“嗨,安迷修。别人呢?”

“还没有来,你们看看要喝点什么?”

又过了一会儿,门铃才再次响了起来,这次进来的是两个人。

“抱歉,因为某个家伙胡闹稍微耽误了点时间。我们还没迟到吧?”

“没有,放心吧格瑞,而且有比你们还慢的家伙呢。”安迷修给格瑞和嘉德罗斯指了指金和紫堂幻的座位,“金他们在那边。”

“格瑞!”金跑到格瑞身边,“好慢啊你们。嘉德罗斯,是不是你又惹事啦。”

“你算老几啊这么这么和我说话。”嘉德罗斯瞪了眼金,凭借自身气势成功对金造成震慑。

金躲到格瑞身旁,仍旧不怕死的朝嘉德罗斯吐了吐舌头,结果局势立刻演变成初中生对高中生穷追猛打。

“就这么放他们闹没事吗。”格瑞拉了张凳子在吧台旁坐下。紫堂幻试图加入战局因嘉德罗斯战斗力过强未果,只好在旁边干着急。

“哦,很热闹嘛,”不知什么时候聚会的最后一人也已经到了。看样子是屋内太闹腾以至于没人听见门铃的声音,“我是最后一个?”

“是啊,能不能有点自觉啊,雷狮?”

“呵,像本大爷这样的人物当然是压轴出场了,”雷狮推了推眼镜,“算了,安迷修,像你这样的不解风情人肯定不理解吧。”

“说我不理解……你那副眼镜又是怎么回事。原来你是这种知性精英的外貌人设吗?”

“你以为我乐意戴着这玩意儿?”

安迷修忽然反应过来,“那果然是你的眼睛……”

“只是暂时的,倒是你,心脏没事吗?”说着雷狮的手抚上安迷修的胸口。

格瑞及时干咳两声,安迷修这才注意到旁边暂时休战的金和嘉德罗斯同时懵逼的样子。

“原来你们已经是这种关系了吗?”

“不是没有你误会了!”

“两个渣渣搞到一起也没什么好看的。”

“小矮子,你就是那个被拿了声带的吧。怎么,说不了的话的苦头还没吃够?”

又是一阵鸡飞狗跳。这样热闹却平凡的生活,让那件事仿佛成了一场梦,但现在这些人聚到一起又确实是那起事件的结果。

确实的改变了他们的人生的那件事,而这都要追溯到几个月前……

 

——几个月前——

 

还是高三生的安迷修睁开眼睛,但眼前却是陌生的教室。陌生的天花板,陌生的桌椅,以及……陌生的人。

就此,他命运中的转折点开始了。

他先看了看四周,从制服来看这里的毫无疑问都是学生,有初中生,也有和他一边大的高中生。看来他们也选择了先观察别人,也是,一个人都不认识的情况下还是不要轻举妄动比较好。

不过有一个人除外。

与其说他不观察倒不如说他观察不了。他的眼睛上蒙上了一层一层的纱布,似乎遭受了某种重创。

门开了,出人意料的是,进来的不是什么老师或学生。几个穿着白色褂子的医生模样的人推着病床进入了教室。病床上的似乎也是学生,安迷修只来得及看见那头金发,离病床最近的的那名银发的男生突然站了起来挡住了他的视线,但不知为什么他好像没有站稳,伸手撑了下手边的拐杖,安迷修这才发现他的左臂和右腿是义肢。

看得出来他的身体在颤抖,那么躺在那病床上的是他认识的人吗?

一阵上课铃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考,黑板上的屏幕出现了一个同样身着白色褂子的男人,“同学们上午好,相信你们应该还没搞清楚状况,所以我接下来会为你们做一个简短的说明。”

“我们是硅基星研究所,我们研究所旨在以超越时代的医疗技术为人类带来幸福。然后,恭喜在座的各位,你们被我们选中参与我们的某项研究计划,你们的身体的一部分将被用于支持我们的研究。”

“你们应该会奇怪自己为何会获得如此殊荣。在问这个问题之前,可否请你们回想一下自己都做过什么事情吗。”

做过什么事?安迷修稍微想了下,一个胸前插着刀子的人的影像一闪而过,他捂着嘴,脸色变得煞白。

“看样子你们还清楚地记着呢。这样就好办多了,你们所做过的事在社会上都意味着你们有可能危及社会,社会不需要这样的存在,换言之,各位在社会中已经是类似于渣滓般的存在了呢。”

什么东西从安迷修耳边带着风声略过,之后是什么重物砸到黑板屏幕上造成的巨大声响。但即使是在椅子的撞击下,那屏幕仍然毫发无伤。

安迷修的身后,那和初中生模样的金发少年,站在那里张着嘴喘气,但他没发出什么声音,只撇了撇嘴,又拽过一把椅子坐下了。

“不过不用担心,我们研究所此次充其量不过是个监视者。鉴于各位还是未成年,我们决定给你们提供一次机会。我们会在一定时间内对各位进行考量并做出评价,衡量各位是否具有重新投入社会的价值。倘若各位通过我们的考核,我们就会复原各位的身体,让各位回归到正常生活中。”

“将这几天当做一场特殊特殊的校外教学吧。我们由衷地期待‘课程’全部结束时各位给我们带来的成果。十分钟后我们将会在这里公布今天的课题。”

屏幕重新变成了黑屏。

这个解说结束的就像它开始时那样突然,一时之间教室里再次陷入了寂静。

病床上的那名男生好像醒了,他咳了几声,那银发的男生立刻走到他身边,“金?你醒了?”

“格瑞?”金的声音听起来十分虚弱,“你怎么也在这里啊,你的手怎么了?”

“笨蛋,那种事不用管。你又是怎么回事啊。”

“啊,我……听他们说好像是拿走了我的一些内脏。没事的。”

“那算哪门子的没事……”

内脏?被拿走了?听那个人的意思在这里的人都被拿走了一些东西,那我被拿走了什么?安迷修确认了一下,自己四肢健全,身体似乎也没什么不适。

“既然拿走的不是表面的东西,那就应该是更不容易被发现的东西咯。”

被这提醒吓了一跳的安迷修抬头,旁边的那名蒙着眼睛的男生的嘴角有着似有似无的弧度,“刚才是你跟我说话?”

“别误会,”他说,“只不过是听你瞎折腾觉得有点吵而已。”

安迷修皱了皱眉,没人喜欢别人这样和自己说话。看在他看不见的份上,安迷修压了压自己不爽的心情,“那你觉得有可能是什么呢?”

“‘想想自己都做过什么’,那个男人是这样说的吧?”

被鲜血的染红的某人再次闪过,这么说……

“看来你是想到什么了。这么看你还不笨。”

“嗯。虽然还不是很确定,但是还是要谢谢你。我的名字是安迷修。”安迷修下意识地伸出手想和他握手,但想到对方眼睛看不见于是又缩回手,但他的手忽然被对方拉住。

“雷狮。”雷狮晃了晃他的手,又松开了。

在不安的等待后,屏幕又亮了起来,仍是之前那个男人,“久等了同学们。今天的课题,希望你们去寻找这栋楼里的钥匙。这关系到你们未来几天的住宿问题。现在你们一共有六个人,但是,钥匙只有五个。找到钥匙后带着钥匙回到这里。”

“时间就到下午五点为止,现在是中午十二点,你们可以先到一楼的食堂吃一顿午饭。”

“那么祝你们好运。”

屏幕熄灭了,但安迷修却有些不愿接受事实。

“等一下!这里可是还有人没法动弹啊!”

“行了,安迷修,这就是事实啊。”雷狮嗤笑道,“那群人就是在等着看我们呢。”

“看我们什么?”

“看我们这群社会渣滓丑态百出啊。”雷狮站起身。

“你自己能行吗?”

“你觉得我需要你帮忙?”雷狮的语气听起来并不友善,“安迷修,虽然我瞎但也没到无法行动的地步。这么想大发善心的当好人不如帮帮别人?比如那边那个起不来的?”

“喂你……”

没有理会安迷修,雷狮自己摸索着离开了教室。接着,那个扔了椅子的初中生也自顾自的走了。教室里只剩下安迷修,无法动弹的金和他身旁的格瑞,以及另一个一直默不作声的男生。

格瑞和金说了些什么,一瘸一拐的走出了教室。安迷修走到金的床前,他这才看清这个少年的模样。如果没有内脏被摘取的痛苦,那张脸上应该是元气满满的笑容吧。安迷修有这种感觉。

“那个,不好意思?”

听到声音,金缓缓睁开眼睛,看到一旁的安迷修,他打起精神,“你好呀,有什么事吗。”

“我想帮助你。”

“真的吗?那还真是谢谢你了。”金嘿嘿地笑起来,“不过格瑞说会帮我的,等我稍微适应一下我也可以自己行动了。而且你也需要钥匙吧?你先为你自己找吧。”

“可是格瑞……你的伙伴他行动不便吧?”

“可是这样不奇怪吗,明明我们两个都不认识吧。你为什么要帮我啊?”

“对于我来说帮助别人这种事不需要理由。”安迷修神情十分认真,“我的名字是安迷修。”

“我叫金。你该不会说这样我们就算认识了吧?”

“正是如此。”

“哈哈,你这个人比我还要奇怪诶。”金点点头,“那就麻烦你了。”

“嗯。”

当安迷修正要离开教室,他忽然发现,教室角落的那个男生还没有离开的意思。

他试着喊了声,“喂,你还不走吗?”

像是没有听到,男生并没有动作。于是安迷修走到他身边,轻轻拍了拍他,没想到这一举动吓到了那男生。他惊叫着跳起来,结果把安迷修也吓够呛。

看安迷修只是来叫自己,男生松了口气,“那个,不好意思。我听不见,”他说,“我叫紫堂幻,有什么事吗?”

看来那些人是对他的耳朵动了什么手脚吧,可是这样要怎么沟通?

安迷修先试着提高声音,“能听见我说话吗!”

“什么!”

看来这招不行,要是有手机的话……安迷修摸了摸口袋,发现自己的手机竟然还在。可是没有信号。也是,既然那些人能把他们关在这里,肯定也会切断他们与外界的联系方式吧。不过这可简单多了。他在手机上打出“你还不去找钥匙吗”

“已经开始了吗?”紫堂幻有些惊慌失措的样子,“我……听不见周围的声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也不敢行动……”

“那和我一起行动吧?”

“真的吗?没关系吗,我这种人?”

安迷修没有再打字,而是向紫堂幻伸出手。

紫堂幻看着安迷修伸出的手,缓缓地伸手回握住安迷修的手,“谢谢!”


  @泫乙emmmmm 

评论(2)
热度(27)

© 无良老狗-超低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