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老狗-超低产

ygo绝赞修习中

【雷安】十七岁

都结束了。

终于

一切

都结束了。


【十七岁】


因为窗帘的遮挡,屋内仍有些昏暗,这也导致安迷修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时辰。“嗯……”他伸个懒腰,揉了揉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当他完全看清自己身处的环境时,昨夜的疯狂悉数回想起来,他的身体不禁战栗起来。

“醒了?”安迷修转过头,雷狮正在穿衣服。

“你……你知道你昨天晚上都做了什么吗!”

“当然知道了,不就是艹你一顿吗。而且是你情我愿的事。”

你情我愿,可不是你情我愿的吗。安迷修一时语塞,只好转移话题,“现在几点了,我手机呢?”

“别担心,今天是星期六。你手机在我这,嘉德罗斯的补课我帮你推掉了。”

安迷修的脑袋又当机了。他觉得和雷狮在一起的时候还不如干脆放弃思考算了。“你你你你你接了嘉德罗斯的电话??”

“是啊,赶在那个暴脾气发火前及时挂上了电话。”语气甚至有点得意。

安迷修第不知多少次语塞,“你……没想过随便接他的电话的后果吗?”

“知道啊。他肯定会告诉格瑞,然后格瑞就会给你打电话——”正说着安迷修的手机铃声又响了,雷狮把他的手机递给他,安迷修一看来电显,可不就是格瑞。

天知道安迷修多不想处理这个雷狮捅出的篓子,但是本着同事之间的高尚情义他还是接了这个电话,“喂,格瑞?”

“喂,安迷修,我听嘉德罗斯说雷狮和你在一起?”

“你告诉他家长了?”

“还没。”

“那你等我一下,我去找你。”

“等——”

没等格瑞说完话安迷修直截了当的挂上了电话。“我现在去格瑞他家,你在这等我消息。”安迷修捡起衣服迅速穿上,拿着手机冲出了门。安迷修刚走雷狮就给卡米尔发了个消息。

来我这里。

当安迷修赶到格瑞家时,他在楼下遇到了刚买东西回来的金。

“嗨,好久不见,安迷修。来找格瑞的?”

“嗯,好久不见,格瑞他在家吧?”

“应该在的。上来吧。”

安迷修没想到格瑞家里还有嘉德罗斯,也是,不然他之后也要来格瑞家补数学。诸事不顺。安迷修想不出来别的词来形容自己这个惨的不行的遭遇。

“安迷修老师,现在想起来给我补课,晚了点吧?”嘉德罗斯语气那叫个阴阳怪气,但是安迷修只注意到他没提到雷狮,大概是格瑞和他说过了吧。

“你们先自己做一下后面的题,金帮我看一下他们。”格瑞领着安迷修进了里屋。“你怎么回事?雷狮怎么和你在一起?”

“咳,说来话长……”

“长话短说。”

“……是我的错。”

没有下文了。

“没了?没有别的想说的了?”格瑞只好凭借着安迷修的只言片语和自己掌握的情况分析情况,“你一开始就知道雷狮去了哪里却故意不和别人说?”

“我答应了他。”

“你这是在毁了他。”

“可我没法拒绝他。”

场面陷入僵局,两个男人面对面却都同样无话可说。最后打破僵局的是格瑞。

“给我雷狮的电话号。”

“他可能不会接你的电话。”

“那就带我去见他。”格瑞的态度很强硬,“我必须和他谈谈。”

“那我……”

“你觉得你还能像普通的师生之间那样和他说话吗?”格瑞将一条围巾扔给他,“下回出门前记得看看身上有没有什么不能给人看的东西。”

安迷修最后还是把雷狮的手机号给格瑞了。

没有注意到嘉德罗斯别有深意的眼神,安迷修飘着似的离开了格瑞家。果然还是不应该告诉他吧?一切都像以前那样有什么不好?他站在街上突然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往何处,回雷狮那里?去了之后他应该怎么面对雷狮?和格瑞的谈话让他想到了更远的事,作为成年人不仅没提醒这个十七岁的少年,反而跟着他一起疯。现在他们已经有了这种关系,他以后和他应该怎么办?手机上是卡米尔的短信,对了,他是昨天给卡米尔留了自己的手机号。卡米尔已经离开了自己家。那就至少给雷狮发条短信……他一边编辑短信一边过马路,没有注意到卡车急刹车发出的尖锐鸣叫和周围人的惊呼。

忽然之间一切都陷入了黑暗。

最先收到消息的是雷狮。他才十七岁,再怎么有计划再怎么处事不惊在生死面前仍是手足无措了。最后他只能给格瑞打了电话,他感觉自己的手在抖,连带着声音都在抖。在知道安迷修隐瞒的是对自己的感情时他觉得自己的老师真是愚蠢,他都没有问过自己,就擅自决定自己不会喜欢上他。昨天晚上过后他都已经想好了以后该怎么办,他知道安迷修会支持自己,那他就会付出足以回应这份支持的努力。可现在安迷修又擅自的要离开他。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到医院的,只是当他到医院的时候格瑞已经到了,和格瑞一起的还有安莉洁和金。

“雷狮……”安莉洁先站起来,但格瑞先她一步站到雷狮面前。

“现在肯出现了?”

“我不知道会这样……”

“那你都知道些什么?”格瑞的语气变得咄咄逼人起来,“离家出走,不负责任,意气用事……”

“够了!”雷狮喊了起来,“你们这成年人都知道些什么?!安迷修也是!你也是!擅自的以为理解我!开什么玩笑?!”

在医务人员的“不要大声喧哗”的提醒下安莉洁和金分别拦住了两个人。

“格瑞少说两句话,雷狮也是。你们先冷静一下。”金朝安莉洁使了个眼色,安莉洁点点头,她想借着其他话题缓和一下气氛,“那个,雷狮,卡米尔是和你在一起吧?”

“……嗯。”

“呃……他还好吧?”

没等雷狮回答,手术室的门开了。

“很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

雷狮的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开。

安迷修死了。

他死了。

他后退,最后转身奔跑着远离了那间手术室。将死亡和他人的呼喊都抛在了身后。

 

安迷修的葬礼上雷狮也没有露面,取而代之的是卡米尔。他已经回家了,当金他们问起时,卡米尔只是摇了摇头,不知道是不愿意告诉他们雷狮的去向还是他也不知道雷狮究竟去了哪里。

格瑞给雷狮打电话,没人接。换嘉德罗斯打,有人接,但是对面没有说话。

“喂,雷狮。你在听吧?”

“……”

“说句话啊?”

“……”

“你这样算怎么回事啊?我告诉你,安迷修的死不可能跟你一点关系没有!你这样有用吗?!”

“……我知道。”

“那你……”

“所以让一切都结束吧。我和安迷修的一切。”

电话被挂断了,只剩下一串串的忙音。

“喂?喂!”嘉德罗斯头一次被同一个人挂两次电话,差点没气的摔手机。

 

火车站,月台边上,雷狮划上手机的挂机键,随后举起手机重重的摔到地上,机身顿时在与地面的撞击中变得支离破碎。他看了眼指尖捏着的没什么用的车票,微微用力,指尖捏皱了车票,他勾起嘴角,松开手指,风带着那张纸不知飘去了哪里。

远处传来了火车的轰鸣声,明亮的车灯照亮了年轻的面庞。

这次换我对你负责了。

 

列车飞驰而去,随之而去的还有一个十七岁的自由不羁的灵魂。

                                                            ——End

后记——

荒诞也好,可笑也好

这个冲动,头脑发热,却一片无悔的十七岁的故事就到此结束了

是的,一切都结束了

已经不需要什么后续了

你觉得呢


评论(2)
热度(23)

© 无良老狗-超低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