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老狗-超低产

部分内容已404 not found

【雷安】十七岁

点我看上回书说到何处

中间部分。

妈的都七千字了还没开上车。

对自己的快速解决剧情能力深感绝望。

大概明天会开上车吧【叹气】


十七岁(中)

当安迷修趁学校午休买完菜回到家里时卡米尔正坐在客厅里的桌子旁边做习题册。

“雷狮中午还回来吗?”他问。

“不了,他可能晚上会回来吧。”卡米尔站起身收拾桌面,“要不要我帮你洗菜什么的?”

安迷修有点吃惊,但他想了想,对卡米尔说:“那麻烦你帮我洗一下菜好吗?”

从安迷修手里接过塑料袋,卡米尔进了厨房去洗菜。等到安迷修进了厨房,卡米尔已经洗完了菜,安迷修从盆里拿出一把菠菜,新鲜碧绿的菜叶上挂着几滴水珠,看起来很是可人。

“卡米尔你还挺会干活的,”安迷修一边切菜一边说,“经常在家里做家务吗?”

“以前和妈妈在一起的时候做过。”

“……是嘛。”

“老师你是不是听说过我的事?”

“为什么这么说?”切完菜安迷修用毛巾擦干净菜刀,将菜刀放在菜板上用毛巾盖上,在锅里倒上水,拧开天然气阀门和灶台开关开上小火,锅底的灶台立刻燃起一圈青色的火苗。

“因为老师你的神色中有后悔,”卡米尔平静的回答道,“你在后悔不经意的谈话中谈到了我的过去。”

“你这孩子够聪明的,”安迷修转过身看着卡米尔,“而且很冷静。既然这样我也想问你,雷狮离家出走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拦着他?”

“因为那是我大哥所期望的,”卡米尔说,“不要误会,能让我叫上一声大哥,我们家里那个还配不上。”

安迷修似乎有些不能接受这个解释,“因为这是雷狮所期望的你就要由着他胡来吗?”

“老师你不也是一样?”

安迷修一怔。

“老师,下次教育别人时可否言传身教呢。”卡米尔歪了歪头,“老师,水是不是快开了。”

锅里的水即将沸腾,无数细小的水泡翻腾破裂发出一连串令人心悸的破碎的鸣叫,灼人的白色水蒸气盘旋而上,安迷修却只是不紧不慢的将切好的豆腐放进锅里,“等一下饭就做好了,卡米尔先去客厅等一下吧。”

无懈可击的略带歉意的微笑。

“嗯。”

看来这位好心的人民教师并不是像大哥想的那么简单。

安迷修走了以后卡米尔给自己的语文老师打了电话。

他有一个猜想,这个猜想需要他的语文老师,安迷修的前女友安莉洁来验证。

整个下午雷狮也没有回来。

“卡米尔,雷狮有没有联系你?”晚饭时安迷修问起卡米尔,可是这回连卡米尔都不知道了。

“不过正好我有别的事要和你说,安迷修老师。”

艾比埃米要参加晚自习,所以家里还是只有安迷修和卡米尔。

“什么事?”

“安迷修老师你是不是喜欢我哥。”卡米尔放下碗筷,“别跟我扯什么师生情,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安迷修知道卡米尔迟早会察觉到这件事,但他没有想到竟然会这么快,“你是怎么知道的。”

不反驳吗?“我今天给安莉洁老师打了电话。”

“从她那里知道了我们为什么分手?我还以为你们这些男孩子对老师的八卦没什么兴趣。”

“别想打马虎眼蒙混过去。”这件事牵扯到雷狮,卡米尔也是前所未有的认真,“昨天晚上收留我们在这里是有你的私心的吧?”

“对,我有私心。”既然被戳穿了,再怎么掩饰也成了无用的功夫,“知道了以后你要怎么办?让雷狮远离我这个居心不良的老师?”

“我倒想问问老师你想怎么办。要告诉我大哥吗?”

安迷修的眼神黯淡下来,“怎么可能告诉他。他还那么年轻,有些东西不是他这个年纪承受得来的。”

“……对不起老师,也许是我管的太多了。但是我要提醒你,老师。”

“我大哥并不是那种有勇无谋的人,就算你藏的再深,某些时候他也一定会有所察觉吧。”

晚上安迷修开着笔记本电脑阅卷,前天的周考他还没有批完,教务处已经在催了,可他的进度仍然维持在一个近乎停滞的状态。他总是走神,脑子里总是不自觉的就开始想雷狮的事情。他勉强集中精神给了分数,点到下一张。完了,这个字迹,他再熟悉不过。

大气又连笔到近乎一气呵成的字迹,这必定是雷狮的卷子了。

都跟他说了多少回了,政治大题字写成这样电脑阅卷不占优势这孩子怎么就是不听……这时他又猛然想起来雷狮或许已经不需要注意这些了。哪能呢,离家出走,他才十七岁,肯定不久就挨不住自己回家了……吧?不,或许他就此杳无音讯自己带着弟弟闯出一番天地也是有可能的。真是,一想到雷狮,就觉得他身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可能。那么自己这样纵容他的肆意妄为就是对的吗?可是他没法拒绝,雷狮有事拜托他。他为了他打破了自己的原则。

他爱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到了这个程度的?

可是他也知道,成年人的理智和阅历告诉他这份爱恋终将无果。

卷子是批不下去了,于是他索性合上了笔记本。他走出自己的房间,卡米尔仍然坐在那张桌子旁边做题,埃米陪着他告诉他今天都学了什么。

“卡米尔。”

“嗯,老师。怎么了?”卡米尔停下笔抬头看他。

“雷狮今天晚上还回来吗?”

“也许不回来了吧。他那边似乎有点麻烦。”

“他手机号没换吧?”

“你要去找他?”

“只是表达一下老师的学生的关心罢了。”

这个理由无可挑剔,碍于埃米在旁边,卡米尔不好说什么,“没换。不过我要提醒你大哥他可能不会那么容易就接受你的帮助。”

“嗯,我知道。”

安迷修回到自己的房间拨了雷狮的电话号。意料之中,他拨了好几遍雷狮才接起电话,“干嘛,安迷修老师,一天没见就这么想我?”

安迷修真特么想答:是啊老子想死你了,可是他还是忍住了说:“听卡米尔说你那边有点麻烦?”

“再麻烦也不用你来。我处理得了。”

“真的吗?”

“安迷修,你是我什么人啊。问来问去的,该不会是喜欢我吧?”

“我是你老师。你家长现在管不了你,我就得为你负责。”

安迷修并不觉得自己这种说辞能说服雷狮,可他也不能回答雷狮“我就是因为喜欢你”吧?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雷狮竟然说:“你都这么说了,我也得发扬一下尊师重道的传统美德啊。还是那个地址,不过你要来的话可小心点。实在不行别一个人来。”

安迷修放下电话就拿起外套和客厅里的卡米尔和埃米说了一句“我有事先出去一趟”然后急急忙忙的出门了。

虽然那个地址离他家有点远但好在现在已经不是下班高峰期,所以他也算比较快的赶到了那个地址。

这里是城市里相对繁华的地带,却也是治安出名混乱的地带。不远处有个白发看起来年龄和雷狮差不多的人朝安迷修走过来,“请问是安迷修老师吗?”

“对,是我。请问你是?”

“我叫帕洛斯,是雷狮的朋友。他让我过来接你。”

“哦,这样。麻烦你了。”

帕罗斯带着安迷修穿过人流走进一条有些僻静的小巷,令安迷修没想到的是这条小巷的深处会藏着一家小酒吧,推门进去雷狮正背对着门坐在吧台前。

雷狮转过来看着他的时候他却像失声了一样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安迷修突然十分后悔,他从来没觉得自己是如此愚蠢。

他只是为了自己一时的私心纵容了这个人的行为,而这可能会让他永远失去他。

“老师,你还真来了,”雷狮朝他晃了晃手里的装满啤酒的杯子,“来一杯吗?”

“你还是未成年……”

“这种时候就不要什么说教了吧?”

安迷修在雷狮旁边坐下,“我听说你遇到了什么麻烦。”

“骗你的。”

说的这叫个真心实意的无所谓。

安迷修差点没从椅子上掉下来。“什么?!”

“就是说我其实没什么事啊。”

安迷修真的很有想替这混小子的爸妈好好教育教育他的冲动。一想到自己之前还为他担心来担心去的安迷修真是觉得世界上没有比自己更蠢的人了。

“这么耍你的老师很好玩吗?”

“你不是也可以不来吗。”雷狮喝口啤酒,态度那叫个无所谓。

这混蛋就是算准了我一定会来才让卡米尔那么说的!想起雷狮在电话里说的那些话安迷修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小子的欲擒故纵,偏偏自己还傻了吧唧的往他的套里跳。

“我说你怎么这么爽快地让我过来。耍也耍够了,你没事的话我走了。”

“安迷修。”雷狮的神情突然变得前所未有的认真,“今天我想和你谈谈,不是以学生的立场,而是和你对等的立场,你到底是怎么看我的。学生?未成年?还是别的什么?”

“你是我的学生。就是这样。”

“真的吗?”雷狮凑近安迷修,“我看得出来,安迷修。你有什么不敢说的。”

“我敢说,那你敢听吗?”或许是酒吧里的空气中飘散的酒精的味道熏得安迷修有点晕,他能感觉到,事情已经有些脱离他的理智可以掌控的范围了。

“我有什么不敢听的,倒是老师你用不用喝点什么壮壮胆啊。”

“雷狮,我喜欢你。”

安迷修觉得自己疯了。

那又怎样。已经疯了,那就干脆疯到底吧。


评论
热度(14)

© 无良老狗-超低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