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老狗-超低产

ygo绝赞修习中

【雷安】十七岁

赌博伤肝

远离赌博

从你我做起

罪恶的开端

欢迎收看雷总不堪回首的十七岁

前半段

十七岁

十七岁,花一般的年纪,最美好的年纪,拥有最远大的梦想的年纪。

也是最肆无忌惮的年纪。

这也许就是为何雷狮能无所畏惧离家出走的原因。

他实在很受不了他家里的氛围。尤其他那个哥,一天天看他跟皇后看古代争宠的嫔妃似的,干什么玩意儿,宫斗剧看多了吧成天怎么那么能给自己加戏?而且自从他那个不着调的爹把卡米尔——和一个他不认识的女人生的,他同父异母的弟弟领回来后这种戏精行为更是变本加厉,很好,这个哥可以说是戏精本精了。他不就是个军三代,又不是什么黑道争位,更不是什么大资本家争资产,他哪来这么多被害妄想症?再说说他那个不着调的爹,一天天的不回家就算了,还随便的就带回来一个和别的女人生的孩子……好吧,看在卡米尔还算听话懂事他还挺喜欢他的份上(一看就没有继承他爹的种种恶习)这一点先原谅他,而且一天到晚屁事贼多,不回家还事那么多你好意思吗?

总而言之这个家雷狮受够了。

在一次和父亲的争吵后,再有他哥哥的煽风点火,雷狮一怒之下翻出自己攒的那点钱带着卡米尔离家出走了。

可是只带五千元就想行走江湖会不会过于有勇无谋了呢?

然而实际上这一天雷狮已经计划好久了。

大家不要怀疑,他和他父亲的争吵确实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他只不过是借此将计划提前而已。

“身份证,银行卡,手机……东西都带好了吧?”

“嗯。”

就在这天晚上,雷狮和卡米尔悄无声息的出了自家大门。不再管明天家里会乱成什么样子,也不管以后会发成什么事情,十七岁,哪会顾忌这么多?

想到了就要去做。就应该这样。

离开了家首先要想的是住宿的问题。

这一点雷狮倒不怎么担心,他知道有个人绝对不会拒绝他的请求。

带着卡米尔站在那人的家门口,毕竟天已经很晚了,所以他在敲门前稍微犹豫了一下,但他的手还是落在了门上。这里不同于他所居住的高档小区,只是栋有点上年头的老居民楼,所以那扇老旧的铁门隔音效果并不好。如他所料,门里传来了走路的声音,随后是模糊的说话的声音,“安迷修,有人敲门。”

“嗯,那我去开门。你回屋吧,和埃米待在一起。我去开门。”

又是脚步声。

停下。

“谁啊?”

“安迷修,是我,雷狮。”

声音又停了。

门开了。

“雷狮?”安迷修满脸诧异,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这么晚还来自己家,还带着他那个比他小好几岁的弟弟。“这么晚了你来我这里干什么?”

“还能干嘛,来你家借住一晚呗。”

尽管雷狮说的很无所谓的样子,但安迷修隐约感到这肯定有什么隐情。凭借他多年的教师经验,他直截了当的问道:“你离家出走?”

他果然猜到了。雷狮反正也没指望过这事能瞒过安迷修,安迷修不戳穿他反倒不正常,于是他十分坦然的承认了,“是啊,我跟你说……”

“等我一下我送你回家。”

“哎哎哎别介啊,我好容易逃出来的你又给我送回去我何必出来啊?”雷狮急忙拽住安迷修。

“你……”安迷修的眉紧紧拧在一起,他的职业素养告诉他他应该尽快把这个人,他的学生送回家,可如果就这样贸然将这对兄弟送回去……他看了眼比雷狮矮上不止一头的卡米尔,他曾在家长会上见过雷狮的家长,是那种典型对孩子寄予极高期望并加以严格要求的人,就这样把他们送回去他们的家长搞不好会很生气然后动手吧。而且如果不是他家长做了什么事他也不会逃出来吧。他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卡米尔的头,“唉,外面挺冷的,你们进来吧。”

我就知道,雷狮脸上流露出得逞的微笑和卡米尔对视了一眼,人民好教师安迷修怎么会放自己的学生回去受苦。

毕竟是老楼,安迷修家里也就是那种看起来比较旧式的装潢,进门就是客厅。简单的两室一厅一厨。从一扇卧室的门里伸出来了两根呆毛,是寄宿在安迷修家他亲戚家的一对双胞胎姐弟。现在他们正从门缝里偷着看两个不速之客。雷狮为了补课曾来过一次安迷修家,不过那次貌似因为有点凶吓到了两个小家伙。

还看,在安迷修去倒热水的时候雷狮就看着那两根呆毛不安分的动来动去的,你们的呆毛早就把你们暴露了!

“给。”两杯热水被递给他们,安迷修拽了拽肩上披着的外套,直接打开了藏着小小的偷窥者的那扇门,“很晚了,快睡吧?”

“为什么他会来啊?还有那个面瘫矮子。”看来一开始告诉安迷修有人敲门的是这个小丫头了。如果我没记错,雷狮想了想,这个丫头应该是叫艾比来着。

“没事的,和你们没关系啦。明天还要上学呢,和艾米去睡觉吧。”自动忽略了面瘫矮子这个称呼,安迷修推着姐弟回到房间直到把他们送回尚有余温的被窝,给他们掖好被角,帮他们关上灯,说了晚安才关上门退出来。“所以,离家出走干嘛来我这里,就这么笃定我不会送你们回去吗?”他搬了椅子坐到他们对面。

“你这不是没送我们回去嘛。”

安迷修摇了摇头,“离家出走就算了,干嘛还带上你弟弟?你以为一个十七岁的高中生带着孩子过生活很容易的吗?”

“这就不用你管了,”雷狮仍旧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无所谓的样子,“山人自有妙计。”

可这副模样反而让安迷修更担心了,“那你是也不打算上学了?”

“是啊,我可不想我计划半天逃了出来又在学校被逮回去了,那多憋屈。”

安迷修对这个学生可是了解的不能再了解了,他知道这孩子就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了,就算真在外面吃了什么亏怕也不会轻易妥协,他只好改用旁敲侧击的战术,“好吧,看你也是不想回家了。那你至少得告诉我你要去哪里吧?”

“干嘛告诉你?领着我爹去找我啊?”

“首先,我是你的班主任,我有义务知道你的去向。其次,你是未成年人,我是成年人,出了什么事我可以帮助你。最后,你家长不知道你的去向,唯一知道你的行踪的你弟弟还和你一起走了,如果你遭遇了什么不测得有个人知道你到底去了哪。”

“这都什么话,就不能盼我点儿好啊?”

“是以防万一。”

“……”

卡米尔拽了拽雷狮的袖子,雷狮歪了歪头,卡米尔凑到雷狮耳边耳语几句,雷狮点了点头。他又转向安迷修,“我说,安迷修老师,也不是不能告诉你,但你可不能跟别人说。”

“嗯,我知道。”

“那明天要是我爸问起来你怎么说?”

“雷狮今天没来上学,可是联系不上他,问同学也不知道他去哪了。”

看起来对安迷修这个反应比较满意,雷狮说了一个地址,“我会先去这里,我朋友家在那里。”

“……那里可挺乱的……”

“老师,你现在告诉我爸还来得及哦。”

“既然答应了你我就不会说出去的,这点信用我还是有的。”安迷修站起身推开自己卧室的房门,“今天晚上你们睡这屋。”

“那你睡哪?”

“我睡沙发。让个地儿。”从屋里抱出自己的被子和枕头扔到沙发上,回到屋子里从柜子里拿出一套新的被褥铺到床上,“进来吧。”

双人床,雷狮注意到床头柜上一个相框倒扣在那里,不过他对探究安迷修的私人生活没有兴趣,对他那些八卦也没什么兴趣。安迷修正收拾着自己的桌面,桌面上凌乱的堆着教辅资料,笔记本电脑也还没有关机。“你忙到这么晚?”

“快要期末了,事很多的。”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安迷修动作一顿,“你以后都不来上学了?”

“……也许吧。”

“哦,这样……”安迷修没再说什么,拿着东西出去了,“睡吧。晚安。”

或许还是有些过于欠考虑了,经过安迷修这一问,雷狮发现自己对未来还是缺少了很多规划。未来到底该如何,卡米尔又该怎样,自己又能做些什么……果然更多的还是头脑发热吧?

一夜无梦。

虽说也许再多睡一会儿也没问题,但那该死的生物钟仍然让雷狮在早上六点准时睁开了眼睛,门外已经有了声音,脚步声,锅里煎着什么东西的噼噼啪啪的声音,依稀中他还能闻到食物的香味。因为卡米尔还没有醒,雷狮蹑手蹑脚的下了床,推开门探出头,结果正好和端来盘子的安迷修看了个对眼。

“醒了?”

已经没有偷偷摸摸的必要了,雷狮大大咧咧的走出来,挠了挠头,结果发现自己没什么可说的,“嗯。”

“可以帮着叫一下艾比和埃米吗?呃……你弟弟——”

“卡米尔。我也叫他起床吧。”

“好,麻烦你了。”

自始至终安迷修都是微笑着的,可是这样却让雷狮不自觉的感到不自在。他说不上来这是为什么,他总觉得安迷修有什么事在瞒着他。

安迷修家的餐桌上一点都不平静,甚至有点鸡飞狗跳。

“都怪埃米!明知道自己今天值日昨天也不告诉我一声!”

“老姐你自己不也是忘记定闹钟了?”

“闭嘴快吃啦!”

“好了好了不要着急慢点吃才二十,还有时间的。”

这真是和雷狮家完全不一样,他家规矩太多,有一点就是吃饭时不准说话。所以卡米尔看起来很好奇的样子吧,雷狮注意到卡米尔在吃东西的时候更多的是看着自己对面的那对吵闹的姐弟。

“对了,面瘫矮子,等一下你要和我们一起去上学的吧?”

“不。”

尽管卡米尔的神色没有什么变化但埃米或多或少感觉到这次这位同班同学半夜造访自己家或许有什么隐情,于是他及时打断想继续提问的艾比,“好了老姐,吃完了吧,要不要再看看作业有没有忘装?”

“呃,你不说我差点忘了,我数学作业好像没装。”放下了筷子艾比慌忙冲回卧室。

“所以说就不能小心点……”

“埃米,”卡米尔叫住埃米,“刚才谢谢你。”

“啊,哈哈,没事啦。我老姐就是缺根筋你别在意才是。”

“埃米!我刚才都听见了!你居然说自己姐姐缺根筋!”

这下埃米只好也慌张的冲回卧室求饶去了。

“安迷修,你家够吵的。”雷狮端起杯子将杯子里的牛奶一饮而尽,抽了张纸巾抹干净唇边的奶沫。

安迷修看着他擦完嘴将纸揉成一团丢进纸篓,“这样挺好的,不然一点声音都没有你不会觉得很闷吗?”

之后气氛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安迷修起身端起已经空了的盘子收了筷子把它们都放进了水池里。等他洗好碗筷放进橱柜出来时艾比和埃米都已经收拾好了,他们正一边说着话一边穿鞋。

“卡米尔以后也不去上学了?”安迷修拿起沙发上的背包,突然问道。

“啊?啊,嗯。”没想到安迷修会突然问起卡米尔的情况,雷狮的回答一下子支支吾吾起来。

“你今天还要带着他到处走?”

“是啊,不然呢?”

安迷修想了想,“让卡米尔先待在我家吧。”

“……为什么?”

“我还是对你说的那个地方不太放心,”安迷修在门口换好鞋,“你带着这么一个初中生到处走你自己放心我还不放心呢。我中午还会回趟家,你今天探好情况后再回来把卡米尔带走也来得及。”

离开之前,安迷修的最后一句话清楚地进到雷狮的耳朵里,“如果你是打定主意要离家出走的话。”

 

“卡米尔,你怎么想?”雷狮收拾着东西,仔细想想安迷修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反正他是真不想回家了,来日方长,不如今天先弄得稳妥些再来接卡米尔。

“我无所谓,不过总是带着我或许确实会有些麻烦……”

“卡米尔,”雷狮抱住卡米尔,“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有你这么一个弟弟。”

“嗯,我知道。”双臂环上对方的脖颈,卡米尔回应着哥哥的怀抱,同样将对方内心的一点愧疚收进怀中。




我实在是搞不动了,2017的最后一天了,我要对自己好一点(疲惫的微笑.jpg)

评论(5)
热度(45)

© 无良老狗-超低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