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老狗-超低产

部分内容已404 not found

花魁道中【始】

中长篇不定,看我能写成啥样吧

如标题,花魁pa,是我个人一时色欲熏心的产物。部分设定参考电影《恶女花魁》,漫画《花魁地狱》,以及知乎吉原相关专栏。



      始

这里是吉原,在这个上层阶级已经不会轻易被法律约束的时代,平民遭到了肆意屠杀,除非他们进入吉原。将自己的生命,将自己的身体,将自己的一切交与吉原,吉原就会庇护他们活下去。

当然,被卖入吉原的人没有自由,宛若笼中鸟,缸中鱼。对于吉原,他们只是商品。

仅此而已。

安迷修是在十四岁那年被人卖到吉原来的,而且整个过程极为暴力。

放心,如果你在走路的时候突然被人绑走你也会使劲挣扎然后被修理一顿的。

“……搞成这个样子还想要多少钱……”

“……我们可是尽量避开了脸啊,别想赖账……”

混沌中,模糊的身影的对话传了过来,但因为试图反抗后脑勺被敲了一闷棍的安迷修再也想不了更多,他闭上眼睛晕了过去。

最后他被一桶水泼醒了,他猛地睁开眼睛,惊魂未定的喘着气,他看了看四周,这里似乎是一间单人浴室,几个看上去像是侍从的人正给他擦着身子。

“醒了?”

安迷修看向坐在一旁的男人,那人正慢条斯理的抽着烟,“还算那几个家伙知道规矩,没有留下会有伤疤的伤痕,不然你可值不上十万这个数了。”

“十……十万?”兴许是那一闷棍的后遗症,他一时没反应过来这个数字的意思,“我被卖了?”

“别说的这么难听,”男人磕掉烟斗里的烟灰,将烟斗插回腰间,“只不过是用你给他们换点生活费罢了。”

这和卖了我有什么区别?安迷修自觉是个助人为乐的人,而且这也是他的信条,但被人卖了那就是另一码事了。

看安迷修一副还没有完全理解自己的处境的样子,男人决定帮帮他,“你知道你被卖到哪里了吗?”

安迷修一愣,又仔细看了看这个房间,但这里只是间普通的浴室,于是他看向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看得出来这个男人的穿着讲究,衣服用料也是很好的料子,再加上这几个穿得很像样的侍从……

“呃……是哪位高官的家里吗?”

“哦,通过观察环境和人得出这种结论,看来你还不笨。”看安迷修洗的差不多了,他一挥手,侍从给安迷修擦干身子,帮他穿上了衣服,随后便退下了,“刚才的答案就算你对了一半吧。这里确实经常有高官来访,但这儿可不是谁的家。”他站起身,“跟我来吧。”

安迷修将信将疑的跟着男人走了出去,“你要带我去哪儿?”

“有个家伙跟你一样也是今天来的,正好给你们一起说明。同一段话我可不想说两次。”

走了一段路,安迷修愈发觉得这里是个他不曾接触的危险的世界。

现在他还能从这里逃走吗?

“现在才想逃已经晚了。”似乎看穿了安迷修心中所想,男人看似友善的提醒安迷修,“作为过来人建议你乖乖听话哦。”

过来人?安迷修心中更多了一份疑惑,难道……

突然一声怒吼打断了他的思考,“都给我滚!别碰我!”

安迷修更搞不懂状况了,然而他看见男人停在了传出声音的这间房间的门前,“就是这里。”

“你确定吗?”安迷修突然想到这里会不会是什么有奇怪的性癖的有钱的家伙的宅邸?如果是这样他以后会不会受到各种各样奇怪的对待啊?

房门被拉开,几个侍从正极力压制着一个年龄和安迷修差不多的少年,从手腕和脚踝的捆缚以及侍从们脸上的伤可以看出这个少年挣扎的程度并不小。

安迷修不禁感叹起命运的不公:凭什么他被绑挣扎就要吃一闷棍。

“都下去吧。”侍从们退到一边,男人走近那少年,蹲了下来,捏着他的下巴将少年的脸扳过来,“幸好没伤到脸。看起来很精神啊,雷狮殿下?”

被叫作雷狮的少年挣开男人的手张嘴就要咬上去,但被躲开了。

“好了,这样人就到齐了,”男人站起来拍了拍手,“你叫安迷修,是吧?”

突然被点到名,安迷修一个激灵,“嗯,对。”

“之前你说这里是某位高官的宅邸,然后我告诉你这句话对了一半,所以正确答案——”

“吉原。”雷狮开口说道,语气满是嘲讽,“别告诉我这家伙连吉原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怎么会不知道。就算安迷修再怎么不问世事他也不会不知道吉原,这可真是糟透了,比他原来想的还要糟。

“是的,这里就是吉原。我是这里的代理楼主,丹尼尔。从今以后二位将成为吉原的重要商品。我也相信二位能为吉原带来远超我们买下你们的价值。”

安迷修脸色变得苍白,雷狮索性直接撇过头不去看丹尼尔。

“我奉劝二位别起歪脑筋想着逃出去。”

“不然我就会让试着逃跑的家伙切身体会到不听话的代价。”

丹尼尔离开了房间,“剩下的时间就给你们好好认清现实吧。”

这一天成了安迷修往后五年噩梦般的生活的开端。

 

房间里只剩下安迷修和被绑着的雷狮。

“喂,”雷狮试着叫安迷修,但这个家伙却像个傻子一样杵在那一点反应都没有。搞什么这家伙。“喂!说你呢!”

“啊,”安迷修反应过来雷狮正在叫自己,“什么?”

“给我松绑啊,像个傻子似的杵在那干嘛?有没有点同情心啊?”

这什么态度?怒气取代了原有的不安和不知所措,安迷修一脸不情愿的低头给雷狮松绑。

“就这么不愿意给我松绑?”

“是你自己态度有问题。”安迷修解开雷狮脚踝上的绳索,“手。”

“哼,本大爷一直这态度,怎么着吧。”雷狮把手腕递了过去。

安迷修,你可是正义的伙伴,别生气,别生气……在反复心理催眠后,安迷修才忍住直接掰断雷狮手腕的冲动给他松绑。

这家伙手腕好细。

“喂,你又发什么呆?”当安迷修回过神雷狮的脸已凑到他眼前,“像个白痴似的。”

“你?!”安迷修已经可以确定了,雷狮就是个欠揍的混蛋。

“唉,还是刚才你刚听到这里是吉原的时候的表情比较好看。至少没现在这么蠢。”

“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无动于衷吗,被卖到吉原可就意味着……”

“失去自由成为那些家伙的玩物。我比你懂,傻逼。我还不用你管,你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你这种人在吉原没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到底是谁比较危险啊。

“刚才听丹尼尔叫你安迷修。这是你的名字?”

“啊。怎么啦?”

“没怎么,就是确认一下。我可不想傻逼来傻逼去的叫你。”

“雷狮你果然就是欠揍吧?!”

这一天确实是安迷修人生的转折,但也是他和雷狮的初遇。当多年后安迷修回忆起这一天,这或许就是上天在跟他开了个玩笑后给他的一点安慰吧。


评论(5)
热度(28)

© 无良老狗-超低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