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老狗-超低产

部分内容已404 not found

【多火】痴情

我已经禁欲快一个月了。

磨人的大学生活。

我不管,

我一定要吃肉了。

哪怕是自己的腿肉。

望周知。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和谐,有缘就看吧。


(十一)

事发突然,突然到上一集还是格裂逃出生天这集就成了雷火发情。当多杰克再次见到雷火时对方已经完全被发情折磨得神志不清,倘若他来的再晚一点恐怕雷火就真的要晚节不保了。Ω的信息素来势汹汹,他怕自己招架不住,只好趁理智尚存的这点时间飙车前往海小眉的诊所。

整件事虽然比较简单,但是为了凑够一章,我尽量详细的描述让大家了解事件的全貌。

时间倒回他们刚从西雅离开的时候,见格裂一如既往的说话不招人喜欢甚至“活泼”到很难将他和病号这个词联系在一起,而且他们也得到了鳄鱼是王蝶的同伙,他们的背后还有另一个势力的存在等之类的信息,他们也没有什么可以停留的理由了。在格裂对雷火进行了第n次冷嘲热讽后,雷火终于带着多杰克摔门而去。

“就他这种人活该被砍死。怎么就是偏偏雪獒在那,换作其他任何一个兽他就要横尸街头了,这就是所谓的祸害遗千年?”直到出了西雅的房门,雷火还在对格裂的语言暴力喋喋不休。

“虽然你这么说,但是你还是很担心吧?”多杰克对雷火的口是心非可以说是近乎了若指掌了。

“哈?”果然,雷火想都不想就开始大声反驳他,“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担心那只臭虫子了啊?”

“当你看见他的时候明显松了口气吧,就算打他也是因为放心下来了,难道我说的不对?”

看自己老底被掀了个底朝天,雷火也知道自己说不过多杰克,哼了一声,打开车门冲多杰克大声喊道:“上车!”

多杰克耸耸肩,坐进了汽车后座。

他们开车返回海小眉的诊所。一开始还是比较顺利的,多杰克无事可做便一直看着车窗外边发呆,谁知雷火一个急刹车,要不是他反应快他的鼻子非和前面的座位来个激烈的亲密接触不可。“怎么回事?”鉴于雷火车技虽说不上多好但也没到马路杀手的程度,多杰克虽有点不满但这没有体现在他的语气中。

雷火没有回应他而是直接问他:“会开车吗?”

多杰克隐隐有些不祥的预感,“……会一点。你……”

“这车先借你,自己回箭毒蛙那。”雷火略显焦急地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我有点事先去处理下,等会儿我会回去的。”丢下一头雾水的多杰克,雷火飞奔离开,紧追上已经远去的某个身影。

如果他没看错……他不可能看错!雷火在人群中穿梭着,紧追着他的目标,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身影,从在组织的学徒时期开始就一直在他身边,和他一起长大,甚至暗暗约定要托付自己的全部,告知了真名的那个人——

那个名字是——

“欧阳小枫!!”

那个身影停下了,微微侧过头,因为迎着光,这使雷火看不清他的容貌,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微笑,从那开合的双唇中,雷火看见了他的话语。

我等着你。

雷火停下脚步,不知是否还要追上去,突然有人撞了他一下,他眉头微皱,他的侧腹几乎同时传来了近乎微不可查的刺痛,他低头,只看见细长的针快速缩回那人衣袖的残影。当他看清那人的长相,双眼蓦地睁大,“雀……蜂?”

绿色的发丝重新隐藏进帽子里,雀蜂快速离开这里。

雷火伸出手刚想抓住雀蜂,但是从身体内部突然涌出的热度让他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他这才反应过来雀蜂究竟对他做了什么。

是对Ω的发情诱发剂。

按理说刚被其他α标记不出一个月,发情诱发剂几乎不可能对他产生作用,但是他清楚自己的身体究竟是怎么回事。信息素分泌失衡,加上长期服用抑制剂,暂时标记没想到就这么失效了,而且又没有随身携带抑制剂,就算带了以现在的状况来看最坏的情况就是恐怕抑制剂也没什么用了。

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当众发情,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个噩梦。信息素的味道正在快速扩散,已经有α被吸引过来了。糟透了。

他只好强撑着再次站起来,周围没有人愿意上来伸出援手,反倒避之不及的远离他,这对他来说反倒是好事。他尽快向人少的地方移动,同时拿出手机拨通多杰克的手机号。

当电话终于接通时雷火已经没什么时间去听电话那边的惊疑,“哈……尽快来吧,伯劳。我可说不准我还能撑到什么时候啊……”手机从他的手里滑落,在发情的压迫下,他终于丧失了所有的力气。他靠着墙缓缓滑下,靠着墙跪坐到地上。无边的空虚感和欲望吞噬了他,像是要将他连灵魂都不剩的蚕食殆尽。

由内而外的燥热让他松了松领口,但这完全无济于事,就好像他的身体正在叫嚣着,渴望着什么人来填满这具情欲满身的躯体。

发情期是Ω最脆弱的时候,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就像雷火此刻感到阵阵的无助,随后便是恐惧引起的战栗。“苍鹰……伯劳……”

“bingo,中大奖了,没想到竟然遇到了这家伙。”

来的人既不是小枫也不是多杰克,雷火转过头看他,本就不好看的脸色更沉了些,怎么格裂能遇上正义骑士,我就偏要遇上人渣。“看来今天真是不走运。你怎么在这,蟒蛇?”

黑蛟龙脸上的面具遮住了他的面孔,这让人看不见他的表情,但即便这样雷火也猜得到这个下流的下三滥到底是怎样一副嘴脸,这家伙的欠揍程度完全不下于格裂。如果格裂在某些方面还是称得上是一个有担当α,那黑蛟龙就是完全没有任何可取之处。渣滓,杂种,下三滥,凡是任何形容人品低劣的词汇几乎都可以安在他身上。如果放在平时,把这种货色打得满地找牙对于雷火来说绝不是一件难事,但偏偏是在发情的时候,他不难想象黑蛟龙到底会对自己做出什么事来,毕竟落井下石这类的事谁能比得过他?

“当然是被α的本能吸引过来的咯。顺着信息素找过来没想到竟然是一只正在发情的小母猫。”黑蛟龙蹲下来凑近雷火,雷火下意识的躲了躲他,“看来这就是缘分啊。怎么样,狮子。要是你愿意低声下气的求我操你,没准我会勉为其难的帮帮你哦。”

“哈,求你?这是什么新世纪笑话吗?”雷火嗤笑道,尽管这α的信息素的味道使他的情况更糟了,“告诉你,就算我发情期到了,我狮子也没落魄到让你这种货色来上我。”

受到Ω信息素的影响的α很容易情绪过激,黑蛟龙被雷火这句话一激,本来就有所欠缺的理智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把雷火仰面摁在地上,手指伸进雷火的嘴里逗弄起口腔中的软舌,“轮不到我?那你看看你现在是被谁玩弄着啊。而且你这样更像只发情的母猫了,要不要试着喵喵叫啊?”

雷火本就被黑蛟龙的手指弄得有点反胃,加上这句话,他索性一口咬了下去。

狮子的咬合力有450千克左右,足以轻松地要穿铁皮。当黑蛟龙把他的手指从雷火的嘴里抢救出来时,手指和手掌仅靠着外面的皮相连,里面的骨头可以说是完全断掉了。黑蛟龙捂着自己的断指弯下腰大叫起来。

雷火急忙从黑蛟龙身下脱身,但黑蛟龙的手已经直冲他的脖颈而来。如果黑蛟龙真的掐住了他的脖子,雷火能想到,以蟒蛇的力量,颈椎断裂不过数秒的事。眼看那手离自己越来越近,但雷火已经没办法躲开了,就在他觉得自己要完蛋了闭上了眼睛后,脖子上没有传来致命的攻击,相反的是:黑蛟龙的脖子被一发子弹贯穿,那身体轰然倒地,雷火这才看见黑蛟龙的身后,开枪的那个人——是多杰克。他的枪管上还在升起若有若无的青烟。

就算α的身体素质过硬,但一枪穿喉这种致命伤面前,黑蛟龙已然无力回天。他倒在地上胸膛不住的起伏,即使放着不管他也很快就死了,但多杰克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他抓起黑蛟龙拖向楼隙的深处,尽头的墙上大概是因为年代久远,墙皮脱落,一节很长的钢筋不知为什么从墙体中伸了出来。他狠狠地将黑蛟龙的身体怼到墙上,那钢筋也就刺穿了黑蛟龙的身体,浓重的血液盖过斑驳的锈迹涌了出来。黑蛟龙的身体先是颤抖了一会儿,终于完全不动了。

伯劳鸟,虽只是雀类,却拥有“雀中猛禽”的称号,将猎物用树枝穿刺后再享用的习性更显示了其凶恶。而多杰克变得这样凶残除了本性如此,Ω信息素的刺激肯定也是原因之一。

蜿蜒的血迹通向黑暗的深处,雷火看不清里面发生了什么,而当多杰克重新出现在他眼前时他的第一个念头竟是:逃!他缓缓地向后挪动,多杰克的眼神中的冰冷让他有些不认识眼前的人。

好在关键时刻多杰克咬破下唇借着疼痛回过了神,他快速做出决断,脱下外套盖到雷火头上,裹上他的身体让自己的信息素的气味尽量盖过雷火的。他横抱起人大步走出去,拉开停在外面的车的后座车门把人塞进去,紧紧关上车门,自己坐上驾驶座,飙车前往海小眉的诊所。


评论(3)
热度(7)

© 无良老狗-超低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