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老狗-超低产

ygo绝赞修习中

【多火】痴情

多火全程未出现,但出现了几个剧情人物。

立志当标题党: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不知道!格裂突然成人民教师?

(十)

王蝶,学名黑脉金斑蝶,翅膀为橙色并带有黑色斑纹,在这样美丽炫目的外表下,隐藏着的是剧毒的身躯。没错,与其美丽同样广为人知的,这一一种食毒以防身的独特物种。

“比起正面对抗,偷袭暗杀才更适合你吧,王蝶?”格裂在小巷里和王蝶僵持着,他没打算就这么逃跑,要说为什么,区区蝴蝶不可能对抗过螳螂,更何况螳螂的捕猎方式就是以静制动,当猎物靠近时将其一举捕获,现在对他而言只是猎物身上的剧毒有些麻烦而已。

“是啊,就这样当面和螳螂对上什么的,我也感到十分头疼,毕竟我可是很柔弱的呀。”虽然这么说,但王蝶丝毫没有退缩的打算,他反而向格裂走过去,“就不能看在我这么弱的份上让我的活轻松一点吗。”

对,就是这样,再靠近一点。短刀已经握在手里了,格裂将它缩在衣袖里,现在他要让王蝶尽量靠近自己,尽管他知道王蝶的小算盘,恐怕他也是要靠近身的那一瞬间来攻击。拼速度啊,倒不是格裂过于自大,想在速度上拼过螳螂,除了蜘蛛、蝎子那几个家伙,格裂真有那个自信不输给谁,“意思就是要乖乖跟你走吗?不用大动干戈我也很希望如此,可是啊……”就在王蝶距离他只有两三步远时格裂迅速出手!短刀滑到手中以肉眼几乎无法看清的速度挥向王蝶,“既然你这么弱就赶紧入土去吧!”

正如格裂所想,他切实的刺中了王蝶,稍微有些偏差的是他刺中了王蝶的腹部,那不是人体的要害部位,这意味着他不能一击毙命。即使如此,这也能给王蝶造成不小的伤害。然而,还没有等格裂把短刀收回来,王蝶竟然抓住格裂的手,接下的局势发展更是完全出乎了格裂的预料,王蝶竟然整个人向他扑了过来,那一瞬间格裂完全愣住了,这一刻也就注定了格裂的失败,他被王蝶扑倒在地,王蝶松开手,已经完成了使命的无针注射器从他的手中滑落。

“不用担心,只不过是麻醉剂而已。虽然是蝎子的改良版本。”

蝎子的改良版本?蝎子改良的版本多了去了!你用的是哪种啊?!格裂现在没有任何头晕等感觉,倒是四肢正一点点的失去知觉,好的,他知道了,这版麻醉剂的效果是只麻醉四肢,这对他来说这可真是有些糟糕,就算他现在意识清醒,然而如果别人对他动手动脚他也只有干瞪眼的份,他宁愿自己直接晕过去算了。

看来要四肢完全麻醉还有些时间,他一记膝击,正中王蝶的伤口,趁王蝶因为疼痛身体移开,他用力拔出短刀推着王蝶的肩膀反过来压制住他,短刀对准王蝶的脖子,他想奋力一搏了结这人,但他的行动不得不暂时中止,他侧身躲开身后袭来的刀刃,他想转过身对付身后出现的新敌人,但四肢的无力感却在这个时候无可抑制的涌上来,他双腿一软没能站起来,疑似王蝶的同伙的人手中的刀划过格裂的胸腹,鲜血从伤口喷涌而出,他摔到墙上,咳出一口血,药效已经完全的发挥作用了,他不能也没有力气再去对付新出现的那个人和王蝶了。

“真够狼狈的,螳螂。你可曾想过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呢。”那个人将刀收回刀鞘,站到格裂面前,自上而下的俯视格裂,格裂费力地抬头,“咳……原来是你。那你又怎么样呢,你想过自己的刀会砍向我吗,鳄鱼。”

女β却只摇摇头,“我现在只是对你这个样子感到新奇,我从未看过这样的你,比如这种被人俯视的样子……”

“废话,因为我比你高啊。”

“呵,这种情况下还能说出这种话,真不愧是你。”鳄鱼走到王蝶身边,轻轻用脚踢踢他,“别装死了,螳螂已经被制服了。”

王蝶坐起身,掀开衣服看了眼自己的伤口,“吓死我了,还以为要玩完了。”他看见了靠在墙角的格裂,情绪突然激动起来,吓了格裂一跳,“哇你下手怎么这么重的!”

“我不下手这么重你就没命了好吗?”

“王蝶你能别这样吗,我会以为你喜欢上我的。”本来格裂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王蝶竟然认真的回应他说:“你怎么知道?”

格裂觉得自己是重伤在身导致神志不清,听觉受损。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你的?”

妈的你能别说了吗你难道不羞耻吗?!

“对不起我不知道……”

“很抱歉打断你们,但我们还有正事要做。王蝶,让那位先生等久了可不好。”

“也是,以后有的是时间。”王蝶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腹部的伤口好像丝毫没有给他的行动造成任何困扰。

受了那样的伤竟然还能行动自如……

发现格裂正在看着自己,王蝶轻笑道;“你这么看着我,我也要怀疑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少自恋了,你也不看看自己哪点值得我喜欢。”

“哈哈,果然,被否决了。我知道的,你在想‘这家伙怎么看起来一点事都没有’吧。鉴于我喜欢你我就告诉你好了。”王蝶接过鳄鱼手中的她随身携带的应急包扎用的绷带,解开自己的衣服,“你知道王蝶都是食毒防身的吧,那毒素平时都是储存在哪里的呢?”

看着王蝶腹部数道手术的疤痕,谜底在格裂的脑中呼之欲出,“你这疯子……”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正确答案就是腹部。我曾拜托蜘蛛在我的腹部动一个小手术隔出一个小夹层来放一点我的秘密武器。而且我对强心苷的耐受度强于常人,对于常人来说足以致死的量到我身上也只是正常的治疗量而已,就像现在这样。”

毒素充当了强心剂的作用吗……王蝶包扎的这功夫,一个出乎在场三人意料的人出现了。

一个女人拎着提兜突然出现在巷口,“看来是真的迷路了……又是死路。”看着巷子里的三人,女人愣了一下,看来这也是出乎她的想象的突发情况,“世界还真是小,难道你们三个也迷路了?”

“说什么迷路……你的鼻子白长的吗,雪獒?”

“嘴还那么毒,这么重的伤看来对你不算什么呢,螳螂。”雪獒一边打趣他,一边不动声色的观察四周,她已经基本判断出现在的情况,她想救出格裂,谁让她是这种看不得别人受伤被迫害的性子。

“雪獒,我劝你少多管闲事。”鳄鱼亮出她的刀,借此警告雪獒她随时会砍过去。

“多管闲事啊……琴鸟小姐也经常告诉我不要多管闲事,但是没办法,因为我就是这种无可救药的滥好人啊。”雪獒快速拔出手枪连发数枪,鳄鱼赶忙背过身掩护住王蝶用背甲防住子弹。

鳄鱼只有背部才有防御手段这一点真是帮大忙了,雪獒直冲过去拽过格裂的胳膊将他往身上一架,忽略掉格裂因为牵动伤口发出的大声抗议,她以尽可能的速度冲向巷口,但鳄鱼的速度也是绝对拿得出手的,眼看鳄鱼转身刀刃即将划过雪獒的脖子,雪獒屈膝弯腰俯身躲过刀刃,紧接着她空出来的那只手握成拳,鳄鱼也是收刀转身,雪獒那一拳她可不敢正面接下,但这一拳的力量仍远超她的想象,虽然有背甲的保护,她也受到不小的冲击,这一拳直接让她无法站稳以至于向前扑倒。

趁鳄鱼倒在地上,雪獒将格裂完全背起,跑出了小巷。

当鳄鱼再起身时,巷子里只剩下了她和王蝶。

“你怎么不追上去?”

“那可是一条疯狗啊,我只不过是只身受重伤的蝴蝶罢了,怎么追的上啊。”王蝶慢悠悠的走出去,鳄鱼跟上他,“那个人那边你要怎么说?”

“能怎么说?失败了呗。鳄鱼小姐,我们碰上的可是雪獒啊,正义得简直不像是社会之影的人的雪獒啊。”

“明明琴鸟是那个性子,偏偏带出来个正义使者,也真是服了。”

“那螳螂那种稍微有点恶劣的性格你怎么就没学到一丁点呢?明明我还挺喜欢的。”


评论(8)
热度(3)

© 无良老狗-超低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