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老狗-超低产

部分内容已404 not found

【多火】痴情

水了两千多字……都是格裂的错!(bushi)歪楼技能简直max

(九)
苍天可鉴,雷火这辈子最不想去主动招惹的人就是狐狸。鬼知道这是怎么一档子事,任何人,但凡是和格裂沾上关系的总能轻易的让他发火。先不提多杰克,狐狸就是个典型例子。作为为格裂提供临时落脚点的人,免不了经常打交道,时间一长,免不了受他说话欠揍的习惯的影响,说话总是透着欠揍的感觉,但你要说雷火因为这个和一个女人动手那也太折他的面子了。幸好这次带着多杰克,多杰克是格裂带出来的,肯定没少和狐狸见面,干脆把事情交代明白,放给多杰克去办。
“你就这么怕她?”这是多杰克在了解雷火的想法后的第一句话。
“也不是怕……就是应付不来。”雷火挠着头,烟被没收了,这加深了他的烦躁,“你到底去不去啊?”
“巧了,我也不是很擅长应付狐狸。”多杰克下车走到驾驶位的车门旁拉开车门弯腰看向雷火,“所以我觉得两个不擅长应付同一个人一起上也许更好一点。”
雷火一脸“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的表情看着他的搭档,经过几秒钟的对视,他已经确认了这个扑克脸没在开玩笑,稍微纠结一下,他便下定决心,他解开安全带,拔下车钥匙,“真不知道你这套诡辩的功夫从哪学来的……走吧,狐狸的ji/yuan就在这条街里了。”
这里是市里有名的红灯区,虽然白天这里人影稀疏,与普通街区并无二致,但当夜幕降临,这里就会变为人们尽情纵欲的场所,斑斓的霓虹灯会点缀这里的靡乱,jinv和牛郎就站在街边接客,但狐狸那儿的女孩儿不需要站街,只要在屋子里待着就会有活送上门。这些活一大部分恐怕都得归功于组织的这些家伙。
“就这儿?”某条小巷里,雷火指着一扇看上去很不起眼的铁门问道。
“虽然狐狸的据点众多但最起码三个月之内是不会换的。”多杰克说。
那门上的油漆剥落的几乎不剩什么了,不知道的肯定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的后门呢。雷火小心的敲了三下,他怕这破门没几下就给敲坏了。
不一会儿门就被打开了,狐狸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出现在门后,“谁啊,怎么这个点来的懂不懂规矩……”她似乎没想到门口会站着这两个人,回过神后,她推开门,脸上的诧异变成了嫌弃,“进来吧,真不知道哪股风把你们吹来了……”
屋子里充斥着劣质化妆品的味道,姑娘们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或坐或立,她们中的一些嘀咕传到这边,“那个是之前一直跟着格裂先生的α?”“旁边那个以前来过……我记得是Ω?他什么时候找的?”“总是跟着格裂我还以为他喜欢α呢……”雷火皱眉咳嗽一声,嘀咕的声音停止了。
“所以你们到底来干嘛的?如果是来恐吓我家姑娘们的话请你们快点回去好吗?”狐狸不怀好意的凑近雷火,“还是说某Ω突然灵光一现想来我这里赚点外快?现在Ω这么少,你长得又不是太难以入眼,要是愿意的话说不定你还能捞上一笔。”
“你……”雷火刚要发火,多杰克及时拉住他,雷火只好深呼吸,强压下自己的怒气,“我又不是他妈愿意来……我想问螳螂的事。你上次联系他是什么时候?”
“螳螂?呵,你可算是找对人了。”狐狸翻了个白眼,“跟我来吧。”
雷火和多杰克对视一眼,谁都搞不清楚狐狸这是什么反应。他们跟着狐狸上了二楼,到了走廊尽头,狐狸把最里面的门敲得震天响,很有强拆房门的架势。门内传来了男人抱怨的声音,“行了行了,干什么呀?就不能体谅体谅伤员……”
这可有些出乎他们的预料了,格裂本人现在正站在他们面前,除去身上只有一条内裤和身上从腹部到肩膀的绷带,这个人可以说是四肢健全,活蹦乱跳的站在这里了。
格裂本人看起来同样有些惊讶,“你们……难道是来庆贺我大难不死?来得太晚了吧?!”
“谁他妈管你这个?!去死吧!”雷火算是终于压不住了,一拳捣上格裂的肚子,这一拳少说也用上了他五成力,狮子的五成力,你以为闹着玩呢?这一拳打得格裂差点以为自己要升天了。他捂着肚子抓着雷火的肩膀半靠在雷火身上,“卧槽,你下手敢不敢再狠点……我这没让鳄鱼咬死,先让友军给我打死了。”
“鳄鱼?”
“先别管那个,让我缓缓,穿上衣服再说。”
他们又回到一楼的客厅,等格裂缓过劲穿上衣服。
“看来你们接收到了和我这边的状况有些出入的情报。”狐狸翘着腿坐在沙发上,“你们该不会以为螳螂死了吧?”
“他要是死了还省事了。”雷火直接了当的抱怨着。
“真巧,我也是这么想的,”狐狸勾勾手指,一旁的姑娘给她添上茶水,“看来只有在这种事情上我们才能达成一致了。”
你们这样有意思吗格裂知道吗……应该是知道的……多杰克坐在旁边腹诽这两个人的口是心非。
“天啊,我的女朋友和我的战友合起伙来咒我死,”正好格裂穿好了衣服从楼梯上走下来,“这真是太伤人心了,你说是吧我的好徒弟?”
然而多杰克双手一推做了一个“无所谓”的手势,好在格裂已经习惯了这种“众叛亲离”的谈话,“说好的‘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这还算你半个爹呢,你就这么对待你老子?”
“好吧,既然你这样就请让我当个不孝子吧。以后咒你死的人又多一个。”他的语气听起来甚至有些为难,然而这让这句话听起来更让人容易火大。
“你这家伙,这才多长时间啊就这么伤我的心……”
“够了我们不是来这儿听傻瓜师父抱怨的,”雷火不耐烦的挥手,打断了格裂的伤心发言,“我们需要详细了解下那天出了什么事。”他看了多杰克一眼,于是多杰克拿出手机调出北极熊的那条短信,“根据几天前北极熊的讯息,北极兔看到你被王蝶和其它兽重伤。”
螳螂接过多杰克的手机扫了一眼,之后立刻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浮夸表情,“多杰克同学,我可不记得我有让你养成丢三落四这个坏习惯。短信里的并未全程目击被你吃了吗?”
“那也是那只没用的兔子的问题,”雷火直接岔开话题,“根据你之前说的跟着王蝶的是鳄鱼?”
“是啊,鬼知道这两个家伙怎么搞到一起去的。难道这年头只要第一性别不同就能自由恋爱?”
雷火转过去问狐狸,“这家伙总是这种以为别人都和他一样的状态?”
“别问我我不想知道!”恰好有个女孩喊到:“西雅小姐你的电话。”西雅这才得以脱离这个让她头大的话题。
“首先我想说,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得个洞就想捅的——”
“当然啦,比如你恐怕就只能被捅,我理解。”
雷火蹭的一下站起来,伸手去抓格裂的领子,“想干仗直说!”好的,忍了这么长时间雷火意料之中的爆发了。多杰克及时拦下雷火,和雷火换了个位置让他离格裂远一点,“格裂,我们只是想和你了解一下当天……”
“啊——夭寿啦徒弟合伙外人逼迫师长啦——”
妈的你的怎么不按套路出牌?这破毛病怎么比我离开的时候更重了?饶是多杰克都忍不住要骂街了,但他也不得不耐着性子努力维持自己的形象不因暴力而ooc,“听我说话,格裂,我只是……”
“哇——你这个不肖子弟还想说什么呀师父我多伤心啊——”
终于多杰克严肃冷静的人设仿佛雪崩一样“咔”的就崩坏了,“妈的听老子说话!”这怒吼还伴随着“咚”的一声闷响。
当西雅回到客厅,她看见了:惊吓过度的雷火,冷静如平常的多杰克,以及趴桌抱头的格裂。
“你们……都干了什么?”
多杰克一脸冷漠,语气听起来像什么都没发生过,“谋杀亲爹。”

评论(4)
热度(4)

© 无良老狗-超低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