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老狗-超低产

ygo绝赞修习中

【多火】痴情

感觉写文写着写着就忘了abo的设定了……这可不行啊!abo可是初心啊!要时刻提醒自己才行!

(八)

倘若只看表面,海小眉的诊所就是个小小的私人诊所,甚至以世俗对于诊所的评判标准来看,这里可能还要打上略显拥挤的标签。恐怕人们都不会轻易想到就在这家其貌不扬的诊所的地下,停放着十几具尸体。

诊所的地下是一个规模不小的停尸间,停尸间分为两个部分,一半供解剖验尸用,另一半则放着暂时存放着尸体的冷柜。抽屉一样的冷柜上有明确的标签,简略标明了尸体的编号,死因,存放日期等信息。

“怎么了,吓到了?”海小眉拍拍多杰克的后背。

“是稍微有些惊讶……”你竟然有这样规模的停尸间,“这些尸体……不需要了的话怎么办?”

“只要给秃鹫打个电话就可以了。”海小眉拿着记录着尸体编号的笔记本,在昏暗的灯光下查找苏牧的编号,“反正这些尸体我不用他们也要搬走的。”

秃鹫,专门负责回收尸体的家伙们。不只是组织的抹杀对象,兽死亡后他们的尸体也会被秃鹫们回收,是分解取出需要的东西还是一把火烧个精光,具体怎么处理那就要看组织的指示了。

“你还真是大胆,小青蛙从大秃鹫嘴底下抢东西,你也不怕被吃了。”雷火靠在冷柜旁等海小眉找到苏牧的编号。

“那就让他们试试吧,不过他们要先下得去嘴才行。”虽然海小眉说的就像说家常事一样,但雷火和多杰克不约而同的感觉到室温似乎有些下降。“找到了,尸体编号是7843526,你们可以开始找了。我去找一下之前的解剖数据。”

虽然冷柜看上去很大,但细数下来其实只有三十几个抽屉罢了,所以雷火他们很快就找到了放着苏牧的尸体的那个抽屉。雷火抽出抽屉,柜子中的尸体用白色床单裹着,他伸手掀开床单的一角,尸体已经完全失去血色与生气的苍白面孔露出来,确实是他们要找的那个。他向多杰克招了招手,“在这儿,过来搭把手。”他们把尸体抬到隔壁解剖室。

与昏暗的停尸间不同,解剖室的灯光强的有些刺眼,这让多杰克眯了眯眼,等他适应了光线,他才完全睁开眼睛,大致观察了下解剖室,他还以为这里的设备顶多只能满足基本要求,没想到这里的设备竟然和警局的法医验尸的设备有的一拼。

“把尸体放到这里就好。”海小眉指着解剖台说。她已经穿好了罩衣,正在戴橡胶手套。她手边的台子上放着一些装着不明药物的瓶子,放有手术刀等用具的工具袋,以及一个装着不明肉块的托盘。

海小眉打开裹在尸体身上的被单,尸体上一道狭长的缝合口贯穿了整个胸腹。

“你还算挺贴心,给人家缝上了。”雷火扫了眼尸体全身,除了解剖的口子外,像北极熊所说的那样,尸体上没有其他明显外伤。

“不缝上难道还让里面的东西掉得到处都是啊?”海小眉扭了下尸体的头,好让脖子侧面更明显的展示出来,“你们看,这里有注射器的针孔,因为没有止血,针孔附近还有血迹。”

“那强心苷是通过注射器注射的形式进入体内的?”多杰克问?

“确实是,从肾脏,眼角膜也检测出了致死量的强心苷。不过这也可能导致一个小细节被忽略掉。”海小眉把尸体翻到背面,在尸体后背脊柱中间的位置上有一道很小的伤口,“就是这个。他的脊髓被切断了。”

雷火看着海小眉指着的位置,那是个圆形的伤口,这让刀子一类的凶器被排除在外。切口整齐,应该只有一击,而且也看得出凶手手法相当娴熟,“在中毒之前先被弄瘫了……吗?”

“是的,这一下让他直接丧失了行动能力……”

“所以发现尸体的地方才没有明显的打斗痕迹,尸体上也没有明显外伤?”

“至少现在来看是这样的。”

“不过真是少见的伤口形状啊……”

“等等……”多杰克打断他们,“一开始不是说推测是口腔黏膜渗透?”

“很遗憾,从检验结果来看以这种浓度渗透进去的量完全不足以致命,胃里也没有检测出毒物残留。应该说是对方为了迷惑别人而有意为之的吧?”

事实基本上已经很明了了,雷火在脑内大致模拟了下当时的情况,王蝶趁人不备将其脊髓切断,随后把他运到案发现场,最后才注射了致死量的强心苷。

“顺带一提,尸体脊髓被切断的时间大致推测比强心苷注射早了至少两个小时。”

两个小时?雷火一愣,“虽然说转移一个行动不能的成年男性要花点时间但也不至于两个小时吧?”

“……也许发生了别的事?”多杰克同样仔细观察着后背那不同寻常的伤口,“蝴蝶应该不需要蜇人吧?”

“嗯,伤口看起来像是针一类的凶器造成的。”海小眉翻了翻以前的尸检记录,“你们知道蜂类的战斗方式吗?”

“你是说雀蜂?”雷火最先反应过来,但是他立马否决了这个猜想,“那家伙现在在马尔代夫度假呢,才没闲工夫回来管这种小事。”

“不只是雀蜂,几乎所有的蜂类都配有针状的武器。”海小眉把那张报告递给雷火,“这是一年前某只蜜蜂的‘杰作’,有没有很眼熟?”

记录中的图片上,尸体背部上的伤口几乎与他们刚才看到的一模一样。

“蜜蜂?可她为什么要帮助王蝶?”

“伯劳,这座城市中可不是只有一只蜜蜂。光是咱们所在的学校里的你都数不过来。”雷火掏出烟盒,却立刻被海小眉拿走了,“解剖室不许抽烟。”

“那也没必要整盒都拿走吧?”

“这是惩罚。正好等你从狐狸那里回来的时候就可以拿回去了。不许你买新的。”就算这么说,她似乎对雷火还不是很放心,“伯劳鸟,可以拜托你帮我看着狮子先生吗?”

多杰克做了一个ok的手势,于是他遭到了雷火的强烈抗议,“喂,伯劳你哪边的啊?”

狮子现在应该很焦虑吧?虽然只有几天,雷火一有烦心事就抽烟的习惯他可已经摸清了。给他禁烟也没什么不好的。

这几天他抽烟太多了。况且就算从Ω的身体素质来说他也不应该抽那么多烟。

或许真的就像雷火所说的那样是他运气不好。这场兽群互喰,远没有想像中那么简单。


评论(5)
热度(2)

© 无良老狗-超低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