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老狗-超低产

部分内容已404 not found

【多火】痴情

依旧,abo设定
h情节无能者慎入【虽然还没开始】
     (三)
  自从听到兽群互喰,雷火的情绪明显的焦躁起来。他一言不发,神色凝重,开车的时候指尖不住地敲打方向盘。多杰克坐在后座不动声色的观察他,他已经或多或少的猜到在过去的兽群互喰中一定是发生过什么,这件事甚至可能和钥匙上陌生的信息素的主人有关。
  兽群互喰,多杰克也只是听说过,在一个特定区域内,所有的兽遵守弱肉强食的规则相互厮杀。想在兽群互喰中活下来,运气和手段也是必不可少的,毕竟有着不少全程躲过兽群互喰活下来的例子。靠着这种方法,组织淘汰了一批又一批的兽,就像大自然的优胜劣汰,始终保有着一批最优秀的杀手。
  一路上二人都一言不发,雷火很明显不想说话,多杰克也不是没话找话说的人。车载广播正在播送那些老生常谈的明星八卦,主持人那些调动气氛的包袱此刻却显得极为尴尬,气氛也因此异常凝重。
  雷火将车开进一个看起来非常普通的小区。车停了,雷火拔下车钥匙,解开安全带,“走吧。”这是他在下班后和多杰克说的第一句话。多杰克一声不响的下了车,跟着雷火走进楼门口,上了电梯。电梯狭窄的空间让气氛比起在车里时更为凝重。雷火仍没有开口的打算,多杰克也就随着他去了。
  楼层显示最终定格在十八楼。
  顶层。多杰克看了眼按键。这是个可以将四周全景都纳入视线范围而不轻易被人发现的高度,非常适合狙击。
  电梯门开了,雷火走了出去,多杰克也跟着出去,但雷火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多杰克差点没撞上他。越过雷火的肩膀,在明亮的楼道灯光和楼道窗外尚未完全落下的夕阳的余晖下,他看见了雷火停下脚步的原因。在门口站着一个人。
  一个他所陌生的人。
 “嗨,狮子,”那人先打招呼,“有段时间没见,最近还好吗?”
  这么说他也是兽?多杰克略带警惕的观察那人,察觉不到杀气,但空气中充斥着他的信息素的味道,霸道而不容质疑,毫无疑问他是个α。随着信息素的弥漫,空气仿佛在冬天一样冷冽。这到底是什么味道。
  冷冽的感觉愈发强烈起来,很明显,这是一个α的示威。多杰克皱起眉,雷火的手在这时放在他的手上,温度仿佛又回来了。“稍微收敛一点,北极熊。我身后这只小鸟要被吓坏了。”
雷火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走到门口拿出钥匙开了门,“进来坐坐?”
  “当然了,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了什么在这儿等了半个小时?”
  什么叫‘我身后的小鸟要被吓坏了啊’?像是察觉到他的不满,雷火拽过他把他推进门里,然后他才进来,最后是北极熊。
  屋子虽不算很宽敞但整洁的让他讶异,让多杰克唯一感到美中不足的是空气中有淡淡的烟草的味道。雷火给他的第一印象是个不修边幅的家伙,没想到他住的地方倒是收拾的很干净。
  “我去拿果汁,你们喝什么?”雷火问。
  多杰克答到:“那我也喝果汁。”
  “来杯茶,拜托了。”
  “没有!”雷火恶狠狠的说。
  “不愿意的话你一开始就不该给我别的选项。”北极熊的答话那叫个理所当然。
  “啧。”雷火不禁在心里骂自己真是个笨蛋,他憋着火从冰箱里拿出一扎橙汁,又从橱柜里拿出三只杯子,“你在我的门外等了半个小时就是为了喝杯茶?”  
“当然不是,只不过不想辜负你的盛情款待而已。”
“没有那种东西,你可以走了。”
雷火二话不说直接把北极熊往门口推。
“别介啊!关于王蝶的事你就不想知道了吗?”
听到这句话,雷火确实停止向外推搡北极熊,可他下一秒就抓住北极熊的衣领把人背朝下重重的摔到地上,“关于王蝶,”他几乎是咬着牙说的,“你要是敢耍我,我就要你死。”
“当然,我哪敢呢。”让雷火那么一摔,北极熊不仅一声没哼,还像没事人一样和雷火打哈哈。他示意雷火注意一下旁边的多杰克,“那边的小鸟呢,要他旁听吗?”
多杰克刚被雷火突然的举动和激动的情绪吓了一跳,现在雷火一副随时要大开杀戒的样子,多杰克自觉选择回避,“我去看看邮箱,看看上面发来了什么任务。”
雷火已经松开了北极熊,北极熊坐起身捶捶背,看着多杰克的房间关上的门,“小新人倒是挺知趣。”
“到我的房间来。”
“喂,这样不太好吧……咱们两个……”
“叫你来你就来!”
“好好好……”怎么了突然就生气虽然说好像自从见到我他就不怎么高兴,北极熊站起身凑过去,看得出狮子的情绪比之前更不稳了。他走进雷火的房间,但前脚刚踏进去房间里扑面而来的水果糖般甜腻的信息素味道就让他想立刻逃出去,雷火拼尽全力拽住他把他摔到床上,“自己挑的事,却想见死不救?”
“你……那你该早说……”北极熊可真是悔不当初了,看见了雷火身后的新人他下意识就想给人一个下马威,这简直是他(北极熊)的本能了,结果忘了这还有这么个人呢。
“怎么了,α大爷,这可是有个现成的Ω摆在你面前呢。”雷火确实有些生气,除了气现在的状况,也有点气他自己,早上刚教育完多杰克,自己又是这幅样子,组织前五的杀手这幅样子简直让人笑到大牙了吧。
“你冷静点,你的发情期提前了。”要是在一个正处于发情期Ω面前无法维持理智,北极熊也就不会杀进组织前十了,但这来势汹汹的信息素他恐怕也没法招架太长时间。
“少啰嗦快点!我不想用抑制剂,那玩意儿只能顶几天,”雷火双手撑在北极熊的两侧,他的胳膊直打颤,脸颊染上了性欲引起的红晕,不难看出他正在抗拒发情引起的本能反应并尽量维持着理智,“给我一个暂时标记,至少帮我撑过兽群互喰。”
“就这么信任我?”
“总比螳螂调教出的混账强。”
北极熊轻笑一声,“那你可别反悔。”他一手揽住雷火的腰,另一手扳过他的头,拢起后脑的碎发露出脖颈,咬了下去。
雷火疼得全身一颤,继而开始轻微的颤抖,他的手死死抓着北极熊的衣服,过了一会儿才缓慢的松开。他手捂着后颈上的伤口,眉头紧锁,微微喘着粗气,“哈……帮大忙了……”
“这样就行?”北极熊有些弄不懂他,“让那边的新人来不是更好?你和他还会相处很长时间……”
“闭嘴,告诉你,没有任何一个Ω敢把自己随便交到一个刚认识不过一天的家伙手里,”雷火从抽屉里翻出大块的纱布按在伤口上,“尤其是咱们这种人。”更何况我还不知道他的第二性别。
北极熊挠了挠下巴上的胡茬,“也是。啧,差点忘了正事!”他拿出手机点开相册,“你看这个。”
雷火接过来,屏幕上是一个凶杀现场,死者是一名成年男子,黑发挑染了几缕黄色,躺倒在地,没有明显外伤,服饰完整,也没有明显的过激打斗痕迹。
简直和他死的时候一模一样。
“组织里的人干的?”雷火问。
“还能是别的人吗?”北极熊拿回手机,按了home键,锁屏塞回衣兜。
“死者是谁?看上去有些眼熟。”
“你当然眼熟了,是那个著名的交际花苏牧啊。他要是还活着听你这么说还不得伤心死。”
“苏牧?也是组织里的人?兽群互喰不是还有一段时间才开始吗?”
“箭毒蛙在秃鹫赶到前收拾了现场,”北极熊抖出一根烟,“抽根烟没事吧?”雷火摆摆手示意他可以。他把烟叼在嘴里,掏出打火机点上烟,深深吸了一口,呼出白色的烟雾,接着说,“死因是强心苷中毒,接触方法箭毒蛙推测是口腔粘膜渗透。从苏牧的嘴唇上检测出了相同物质。呵,名副其实的死亡之吻啊。”
雷火仍是皱着眉,“王蝶,肯定是他。兽群互喰前后才开始活跃的兽。但是你们这样是瞒不住的……”
“能瞒多久是多久。”房间里的水果糖味道逐渐被烟草的味道所掩盖。
“下一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走一步看一步咯。”北极熊把烟使劲捻灭在烟灰缸里,脸上的表情不复之前的轻松冷静,“现在就怕那家伙再惹出什么事来。”
——————————————————
螳螂,就是之前带着多杰克的那家伙,刚从酒吧迷迷糊糊的出来,走道走的东倒西歪的,一看就是喝多了。这样满身酒气的回去大概是要被狐狸骂死。于是他决定走一会儿再回去。他走着走着,却发现自己走进了一条死胡同,这让他不禁有些丧气。他只好转身原路返回,但当他转身,却发现有个人站在自己的身后。
警察?流浪汉?这里看起来是条十分僻静的小巷,没人会主动往这里走。除非他和自己一样喝醉了。
他决定不和那人随便搭讪,直觉告诉他来者不善。但对方先开了口,“请问是格裂先生吗?”
这不应话也不行啊。“对,是我。请问您是……”
“我是酒吧的伙计,您的钱包落在我们店里了。”
螳螂一摸衣兜,钱包果真不在了,“那还真是谢谢你了。”钱包里的身份信息全是组织分下来的假身份,他丝毫不担心身份泄露的问题。他走向那人去取回钱包。当他走到那人跟前,那人开口道:“格裂,这还真是个好名字啊,螳螂先生?”
螳螂暗道不妙,侧身躲过了袭来的注射器针头,又向后跳了一大步,“你是组织的人?”
“嗯,是啊。”
答的倒挺坦然,“根据组织规定兽之间的私斗是不允许的,你不知道吗?”
“但现在是兽群互喰,不是吗?”
这样会让兽群互喰提前的……看来他就是箭毒蛙说过的那个人。“你是谁?你至少得让我知道你是谁吧?”
“当然,我并非那么没有礼貌的人。”那人鞠了一躬,“我是——王蝶,有事希望阁下能和我走一趟。”
“你让我走就走,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螳螂一边答话一边悄悄抽出背后的短刀。
“那你是不愿意了?”王蝶逼近他,“那我只好用一些强硬的手段来迫使你听话了呢。”

评论
热度(7)

© 无良老狗-超低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