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老狗-超低产

部分内容已404 not found

【多火】痴情

abo设定。

感觉这种子供向国漫能用上这个设定的很少啊……

高能情节接受无能者……你现在出去还来得及

(一)

社会之影,这是政府下属的一个无名机构。正如它的名字一样,这是一个极其隐秘的组织。成员都是隐藏在人群中的暗杀者。他们所要负责的不仅仅是通常意义上的暗杀,暗杀对象都是被判定为“对社会无用”的人,抹杀他们本人的存在,回收其户口,脏器等有价值的东西。执行这些的暗杀者们被称为“兽”。

没有名字,没有作为人的存在,仅仅使用着组织给予的虚假身份。

这就是——社会之影。

————————————————————

“打起精神来,伯劳鸟,”坐在驾驶座上的粉色短发女子正在一边和后座的男人说话一边开车,“今天可是你换搭档的日子。”

“换了个搭档而已,”被称作伯劳鸟的男子面无表情,“组织里难道还有什么正常人吗?”

“你可也是组织里的人啊,”女子劝他,“放心,你的新搭档三观可正着呢。”

伯劳鸟想了想,没有接话,他的上一个搭档螳螂……算了,他根本不想想起这个家伙,那个家伙完全断绝了他对新搭档的一切幻想。他重新拿出文件袋里的资料再次翻看。

他的新搭档——狮子,是组织里实力排行很靠前的杀手。伪名未知,第二性别也没有标明,他看着照片上的男人那头张扬的红发,觉得这应该不妨碍自己把他认出来。

车停了,他望向车外,发现车停在了一所小学外。他扬起眉毛,“小学?你确定你没看错地图?”

“当然,”女子自信满满的回答他,她把副驾驶座上的提兜递给他,“之前应该和你说过了,组织给你的新身份是——”

“——小学音乐老师。这我都知道,但这也太快了。”

“好了,这没什么好抱怨的,伯……不,”女子顿了一下,“现在开始应该称呼你为‘多杰克’啊是吧?”

多杰克,这是他这次的身份的伪名,他从提兜里拿出里面的课本,随便翻了翻,然后微微皱起眉,“这谱子我还没怎么练……”

“没事的,今天你没有课,只需要在学校无所事事的呆到放学就成。”女子打开车门锁,“你没必要这么较真,而且你今天的主要目的是熟悉你的新搭档。等他下班就太晚了,对于我们这行时间就是生命,不是吗?”

多杰克叹了口气,“好吧,那,箭毒蛙——”

“叫我小眉,”箭毒蛙微笑着矫正他,“海小眉。既然我用伪名来称呼你,你就也得用伪名来称呼我,这是——”

“规矩。”多杰克再次接过海小眉的话。

“你知道就好。看来螳螂的基础知识教育还是比较过关的。你可以走了,现在正是上班时间,”小眉看向车窗外学生们熙熙攘攘的走进校门,“真好啊,朝气蓬勃又可爱的孩子们。多杰克老师,你幸福的教学生涯正在向你招手呐。”

如果可以我真想拒绝这差事。多杰克一言不发的下了车,他关上车门,刚一转身,海小眉又摇下车窗伸出头来冲他喊到:“你行李我直接给你送到狮子家去了,晚上我就不来找你了。和狮子好好相处啊,这对你来说可是个好机会呢。”

“机会?”多杰克不是很懂海小眉口中的机会是什么意思,于是他反问道,“什么机会?”

海小眉的眼睛微微睁大,又马上恢复常态,“你……好的我知道了……呵呵,真是组织的一片良苦用心啊,”她捂嘴轻笑几声,“那你就当成一个惊喜吧,现在说就没意思了。”她挥了挥手,没等多杰克追问她就摇上了车窗,开车离去了。

惊喜?我怎么觉得只有惊没有喜啊……算了,现在想这些也没用。多杰克拎着提兜走进校门,先找到狮子才是正经事。

虽说对方足够显眼,但要在这偌大校园中找到一个人也绝非易事,而且在这些事之前……多杰克环顾四周,一共三栋教学楼,他的办公室到底在哪?

只好自己边找边问了。当走到最里面的教学楼时,他看见了——那个头发红的像火一样的男人背对着自己坐在教学楼前正在支着画板架画着什么。

没等他开口,那男人先回过头来,他的嘴里正叼着棒棒糖。他稍微打量下多杰克,挪开凳子站起身,把棒棒糖从嘴里拿出来,“新来的?”

几乎是同一时刻,多杰克在对方眼中看见了相同的信息:他是组织的人。

那他应该就是狮子。

但是他还不知道对方的伪名,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对方。

狮子抓了抓头发,笑得有些不好意思,“这糖……咳,在学校不好抽烟,”他伸出手,“我是这所学校一年组的美术老师,我叫雷火。”

多杰克握住对方伸出的手,“多杰克,以后请多指教。”

打过招呼,雷火重新坐下,把棒棒糖含进嘴里,拿起画笔,“稍等一下,这幅画马上就画好。”

多杰克也没再说什么,而是静静地等待对方将作品完成。

最后雷火在纸上添了几笔渲染出教学楼后的朝霞,“怎么样,”他说,“早上的教学楼,上学的孩子们,”他回头看他,“很美吧。”

那一瞬间,多杰克仿佛从他的眼中看到了火焰,他明知道那是朝霞的反光,但那仍给他一种那是不息的希望之火的感觉,“嗯,很美……”他下意识地说出来,但他很快反应过来却一不小心咬到了下唇。

“果然是新人啊。”雷火再次站起身,在画纸上喷上什么东西。

听出对方话里有话,多杰克眯起眼睛。确实,这次虽然名义上是换搭档,但本质上却是他的毕业——作为学徒从螳螂那里毕业。因此,说他是个彻彻底底的新人也不为过。

“哈哈,别生气啊,陶醉在美景里不是很正常的嘛,”雷火转过身凑近他,声音刚好只有两个人能听见,“只要把信息素的味道藏一藏把小心思藏一藏不就行了?”

语气中怀揣着明显的轻视,但这对多杰克并不会产生什么影响,虽然确实会让他心里有些不舒服。而且比起螳螂的冷嘲热讽这根本算不上什么。回想起海小眉那句话,多杰克简直要笑出来了,惊喜?现在不仅没有喜,连惊都没有。他从对方身上没有闻到明显的信息素的味道,无论哪种性别都有可能,不过β的可能性似乎更大。α和Ω不可能将信息素的味道隐藏得如此完美。

画纸上的喷剂似乎干了,雷火走近看了看,取下画纸卷了起来递给多杰克,“拿着。”

多杰克一愣,不明所以的接过去。雷火咬碎棒棒糖,“一点小心意,给愣头青的小新人的小礼物。还不快谢谢我?”

微笑浮现,多杰克可是有些无奈了,“那好吧,我是不是该说谢谢前辈?”


评论(1)
热度(9)

© 无良老狗-超低产 | Powered by LOFTER